离开内城进入外城,放眼望去,整个外城几乎被外来的魔族围得水泄不通。

段辰见状不由转头冲青麟魔皇低声道:“前辈,用飞的吧?”

青麟魔皇本来还想释放出一缕魔威,让周围的魔族主动退避,闻言不由点头道:“这样也好。”

当下两人身形一动,腾空而起,旋即朝着魔医神殿飞去。

沿途,不断有魔族认出两人的身份,朝两人投来敬畏好奇的目光,其中不乏一些胆子较大的魔族少女,不断冲段辰暗送秋波,似乎只要段辰愿意,这些魔族少女便会主动朝他投怀送抱。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身患魔疾的魔族试图上前请段辰帮忙诊治,不过都被青麟魔皇给拦了下来。

毕竟段辰眼下可没有时间替这些魔族慢慢诊治,而且谁也无法确定,这些主动上门来求治的魔族中,是否隐藏着其他势力派来的刺客。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任何胆敢靠近段辰方圆十丈范围内的魔族,青麟魔皇都会主动出手拦下。

托青麟魔皇的福,段辰这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很快就赶到了位于外城广场中央的魔医神殿前,旋即两人便是在广场周围魔族的目光注视下走了进去。

不过两人才刚进入魔医神殿不久,还没有来得及深入,负责主持此次竞选大会的羊角魔族,便是带着一名样貌极其陌生的魔皇主动迎了上来。

“陆大师,青麟魔皇,这边请,我先带你们到候试厅稍作休息,等人都到齐了再说。”羊角魔族微微一笑道,旋即便是主动在前面替两人引起路来。

在此期间,青麟魔皇则是冲着站在羊角魔族身侧的那名魔皇微微点头,淡笑道:“黑风老魔,想不到你也来了。”

可爱清纯的小女神-曹安娜唯美写真

被唤作黑风老魔的魔族看了一眼青麟魔皇,语声冷淡道:“你都能来,我当然也能来,更何况我还是魔医馆的供奉,职责所在,不能不来。”

语声微顿,黑风老魔看了一眼段辰,冷声道:“小子,听说你是老馆主秘密培养的弟子,希望你能在此次竞选大会上胜出,别丢老馆主的脸。”

“晚辈尽力。”段辰微微一笑,倒也不在意黑风老魔说话的语气,毕竟对方能这么说,也是为了老馆主的颜面着想。

不过青麟魔皇却是有些看不下去,老眼一瞪,就欲呵斥,结果却被羊角魔族抢先了一步。

“抱歉,陆大师,黑风前辈的性格就是如此,绝对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呵呵,黑风前辈快人快语,有话直说,如此性格,可比某些笑里藏刀之辈要好相处多了。”

段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旋即主动岔开话题道:“对了,此次竞选大会复试的地点,也是在魔医神殿内部吗?”

“这倒不是。”羊角魔族摇头道;“此次大会复试为了秉持公平公正原则,将会在神殿外的广场上公开进行,由各方势力共同监督。”

“不过眼下距离复试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先到候试厅休息,同时等待其他参赛的魔医师赶来。”

青麟魔皇闻言不由好奇问道:“不知此次参加复试的魔医师有多少位?”

羊角魔族沉吟道:“我记得通过初试的魔医师一共有一千五百三十二位,不过今日具体会有多少魔医师到场我也不确定,但想来应该不会相差太多。”

“一千五百三十二位……”听到这个数字,段辰心中不由暗暗咋舌。

要知道,此次复试只有成绩最好的前十名才能进入大会决赛,也就是说,今天这一场复试,百分之九十九左右的魔医师都将被直接淘汰掉,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人能留下来,进入决赛。

“对了,此次大会复试,我们会给每一位参赛的魔医师安排十名患有相同魔疾的病患,其中只有最快开出正确诊治药方的前十名魔医师,才有资格进入决赛,这一点还请大师务必牢记。”羊角魔族继续说道。

“嗯。”段辰点头,关于大会复试的内容,当日老馆主已经提前给他透露过,因此他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而在两人交谈间,一行四人却是已经逐渐接近魔医神殿内的候试厅。

此时的候试厅内,已经聚集了不少魔医师。

羊角魔族将段辰和青麟魔皇送到门口以后,便是主动停下脚步,笑道:“我还要负责接送其他几位大师,就不进去了,等复试时间一到,我会再来带你们入场。”

说完,羊角魔族又冲段辰和青麟魔皇微微一躬身,旋即才带着黑风老魔匆匆离去。

青麟魔皇见状,目光飞快扫了一眼候试厅内,眼前一亮:“箫曼和九幽魔皇也来了,我们过去看看?”

“嗯。”段辰虽然不想和箫曼走得太近,可也知道青麟魔皇和九幽魔皇关系莫逆,不忍扫他的兴,当下不由微微点了点头。

见段辰不反对,青麟魔皇不由当先朝候试厅的一角走了过去。

那里,九幽魔皇和天蛛魔皇,还有箫曼正在一群魔药师的簇拥下谈笑风生,看起来好不热闹。

“这些魔药师都是看好箫曼,已经暗中投靠他的,你要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面孔,将来若是上位,千万不能重用这些人。”青麟魔皇一面朝九幽魔皇走去,一面传音说道。

“看来这箫曼在魔医馆内部的支持者还不少。”段辰微微点头,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而另一边,九幽魔皇等人似是察觉到了段辰和青麟魔皇的目光,忍不住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旋即眼前一亮的带着天蛛魔皇和箫曼主动迎了上来。

“青麟,陆大师,想不到你们也来得这么早。”远远地,九幽魔皇便忍不住和两人打起了招呼。

“再怎么早,不还是比你们晚到一步?”青麟魔皇摇头,旋即目光飞快扫过整个候试厅,道:“怎么,鸠摩海和毒医仙子他们还没来?”

“还没有,不过估计也快了。”

九幽魔皇摇头,旋即目光一转的看向段辰,满脸微笑道:“陆大师,昨夜走的匆忙,还没来得及恭喜你成为老馆主的弟子,想来你应该不会在意吧?”

段辰一脸平静的摇了摇头,并未接口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毕竟他和老馆主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师徒关系,万一要是说太多露出什么破绽,那事后可就不好解释了。

九幽魔皇微笑盯着段辰,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破绽,而察觉到他的目光,段辰心中则是不由一紧,难道这九幽魔皇已经猜到自己和老馆主的师徒关系是假的了?

就在段辰心中暗暗猜测之际,一道轻咦声忽然从其身后传来:“青麟魔皇,你这老家伙怎么还没死?”

段辰闻言心中不由一惊,来人距离他不过数丈距离,如此近的距离,他此前竟然毫无察觉,如果对方要刺杀他,他绝对躲不过。

不过青麟魔皇却好似早有所料,口中冷哼一声道:“覆水魔皇,你这背后说人坏话的性格,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谁说我在你背后了?”

略显低沉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随后大厅的地面上突然多出一团水渍,一道蓝色魔影随即从中钻了出来,跟着迅速化为一名身着淡蓝色长袍的魔族老者。

看到这名魔族老者,青麟魔皇不由笑道:“你这老不死的,除了会逞口舌之利,还会些什么?”

“嘿嘿,就你这把年纪,也好意思喊我老不死?真要算起来,你可比我还要大上一两百岁。”覆水魔皇摇头晃脑道。

段辰原本还以为两人有仇,听得两人间的对话,顿时明白两人的关系只怕不差。

“好了,覆水,来日方长,要叙旧等过了今日再说。”九幽魔皇见两人损起对方没完没了,不由开口道。

“也罢,青麟老儿,今日老夫就暂且先放你一马。”覆水魔皇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当下不由点头说道,跟着目光便是落在了段辰身上,眉头微微一皱,似乎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瞧得覆水魔皇这般模样,青麟魔皇不由一脸诧异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只是不知为何,我似乎在陆尘大师身上感应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气息,许是我感应出错了吧。”覆水魔皇轻咳一声,旋即有些疑惑的转移开了目光。

“不同寻常的气息?”段辰脸上不动声色,心中确实不由一凛,暗道:“难道这覆水魔皇能感应出我不是魔族?”

沉思片刻,他又暗自否定道:“不可能,连老馆主都说无法分辨我的魔道本尊和魔族的区别,这覆水魔皇又怎么可能分辨得出来。”

心中如此想着,段辰表面依旧不动声色,暗中则开始留意覆水魔皇的一举一动。

不过就在此时,一道略显魅惑的声音,却是突然从候试厅大门处传了过来:“呵呵,陆尘,箫曼,你们俩来得倒是挺早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