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面这玩意虽然是艰难时期的产物,一口雪一口面吃下去。

可放在汉朝这,大概还是小规模的军粮,春秋就有,但并不作为主流军粮。

大饼加盐,馒头加糖,可能太奢侈了。

但大饼馒头等作为军粮还是差不多从唐末的时候开始大规模兴起的。

现在士卒的口粮主要就是粟。

军中的饭食不是蒸小米饭跟大酱。

要不就是小米粥就大酱,或者咸菜。

孔子为了给大家找一些挑食的理由,制定出了十不吃。

其中有一条就是:食无酱不食。

大意就是这顿饭你要不给我配豆酱。

咱俩矛盾大发了。

老夫不仅不吃饭。。还要嘴上骂你一顿,这样我徒弟就把你写进小本本里批判你了。

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

世家到是无所谓酱不酱的,毕竟他们有上好的青盐。

钟鸣鼎食也不是白吹嘘的。

可庶民大众的生活,每日都离不开大酱。

大酱在军中更是相当重要的战略物资。

关平瞧着那些民夫从车上把一缸缸大酱搬下车,小心翼翼的放好。

大概很长时间自己都要吃大酱。

军中的饭食相当难吃。

也就只有主将的饭菜能相对好一些。

可大多时候主将为了体现与士卒同甘共苦的态度,也是小米饭配大酱。

怕是过不了多久,一闻到酱味,关平就会化身呕泥酱。

这种吃法。 。关平从来没有体验过,好歹整个煎饼卷大葱配大酱啊。

刘备关羽等人,更不是个挑食的人。

绝对会在此时搞特殊。

他们铁定与士卒同甘共苦,天天吃大酱。

至于普通士卒想要吃肉。

机会难得。

要么就是双方决战前大吃一通,省的临死都不知道肉是什么滋味的。

要么就是大胜之后,主将喝酒吃肉犒赏三军。

大汉士卒想要吃肉的可能,还有一种就是敢死队,也就是先登死士,或者作为陷阵营的精锐。

就算同时期横扫欧陆的罗马帝国,那些士卒想要吃肉和蔬菜也没那条件。秋来2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都给爷啃黑面包去。

最重要的是关平发现,如今军中伙夫做饭连铁锅都没有。

从远古掌握火,锅从陶,到铜,到铁,终究铁锅才是最为适合的选择。

钟鸣鼎食那是世家的标配。

庶民大众熬粥还是蒸饭都是用陶锅,效率就更慢了。

后世一个炊事班可以供应一个连队。

在大汉朝,都得反过来。

一个炊事连供应一个战斗班。

关平打了个哈欠,对于军粮的改进,想了半天,一时没有确切的头绪。

待到赤壁之战打完后,占据荆州四郡,有了地盘,关平想着在好研究研究如何改进。

大规模作战,打的就是后勤。

后勤到位,就算是弱兵也能把你的精兵给熬得没折没折的,甚至能把你这个国家给你拖垮。…,

关平就在这瞧着这帮军中的伙夫做饭走神。

一旁的伙夫以为身边的少将军饿了在这等着,特意又往米饭里面放了些醋布。

一股浓烈的味道传来,让关平干呕几声。

“你加的什么原料?”

关平瞪着眼睛问了一声。

差点问他是不是下毒。

可如此恶心的毒药,一闻就能被发觉的,下毒可能性不大。

“少将军,这是醋布,加上去之后,饭菜吃的特别有味道。”

伙夫讨好的说了一声。

关平屏住呼吸,想起来了。

醋布真的是军中物资。

当初强如戚家军,他们也在用醋布做饭。

不是自家社团穷,是整个大汉军队的士卒吃饱肚子为第一前提,至于味道什么的,能有醋布那就算是好事了。

赵云看见关平坐在远处与军中伙夫在说着什么,也没上前,在远处喊了一声:“平儿。。张三哥唤你。”

“哦,来了。”

关平站起身:“你吃了吧,我不饿。”

伙夫自然大喜过望,千恩万谢。

这种机会实在是难得。

关平小跑过去,笑道:“赵叔,我三叔他找我何事?”

“找你饮酒。”

“军中能喝酒吗?”

“自然是不能。”

赵云眨了眨眼,拍拍关

平的肩膀,让他好自为之。

关平愣了愣神,三叔这嗜酒的毛病以后得用高度酒给他治治。

让他长长记性。

当初醉酒失徐州,这个教训还不够吗?

等到以后醉酒丢了脑袋,那岂不是更加让人唏嘘。

赵云虽然未结拜,可私下里叫关羽二哥,叫张飞三哥,叫刘备为主公。

刘备对于赵云也是极为信任的,要不然也不会让他看护家小。

直到后来赵云被刘禅从中护军升任镇东将军。 。深的前后两位主公的信任。

关平想起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虽未谱金兰,情义比桃园。

想到这里,关平没忍住笑了笑,辛亏未曾结拜。

毕竟报号的话。

吾乃常山赵四。

似乎不太符合白马银枪赵子龙高大威猛帅气逼人的形象。

“你小子笑什么?”

“我想起高兴的事。”

赵云拍拍关平的肩膀:“定国,你小子一这么笑,我就觉得你要坑人!”

“赵叔,那我觉得你觉得的是错的。

如今这个世道,像我这么秉性纯良的人可真不多见。”

赵云叹了口气,搂着关平的肩膀,不知是喜是忧:

“定国,说实话,我跟随主公闯荡天下这么多年,真没见过像你如此厚颜一般的少年人,实数罕见。”

国际庄赵子龙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人家都是说如你一般人的。秋来2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后缀是如山间清爽的风罢了罢了的。

到了国际庄赵子龙这里叫如你一般厚颜的人?

如此夸未来女婿确实是别具一格!

在三国时代,不厚不黑,能平平安安的活到老吗?

关平眨了眨眼睛:“莫不是赵叔不喜?”

“不是,发现你与以前变化蛮大的,特别是你父亲不在你身旁的时候。”

赵云笑了笑拍了拍关平的肩膀:“一路上听军师讲的,你小子还能让军师夸耀,莫不是还有啥本事没使出来?”

“兴许吧。”关平耸耸肩,促狭的道:“赵叔,你也知道,我父亲对我严厉的很,他在我身边,我平时可不敢扎刺。”

“二哥的威压,可不是寻常人能够受得住的。”

“小平儿,你怎么还不进帐来?”张飞腆着肚子,站在中军大帐门口嚷嚷道:“还要俺老张亲自来请你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