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锋没有再喝酒,这时候心情不佳,喝下去也不是滋味,他摆了摆手道:“时候不早,我们回去吧。”

萧如音没有说话,只点点头,旋即起身,眺望前方黑海,眸中满是道不尽的落寞。

唐锋摇摇头,转身去柜台买单。

兴许是有些慌神,萧如音走下台阶的时候,一个不注意,狠狠扭到了脚踝。

哎呀……

她一声惨呼,踉跄着就要栽倒在地。

唐锋眼疾手快,狂奔过来,探手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问:“怎么了?”

萧如音忍者疼痛,咬牙道:“我好像扭到脚了。”

“我看看。”唐锋说着低身撩起裙子一看,发现她脚踝,竟已是一团红肿。

“看这情形,你不能再走路了,不然的话会更严重。”唐锋蹙了蹙眉。

萧如音道:“那怎么办,这里是步行街,车子可进不来。”

唐锋没有回答,一手搂住她盈柳腰,一手环住她膝下,当场将这个绝色美人抱起来。

可爱俏皮系小美女春日甜美照

萧如音猛然一愣,刚想惊呼,不过很快忍住没有喊出声,显然是默许了。

倘若是换做其他任何一个男人,萧如音绝对会毫不犹豫,张口狂喊挣扎,可是眼前这个男人,非但让她不能够拒绝,相反她心里深处,涌现出了丝丝甜蜜。

眼前这个男人,有时候虽然霸道冷酷,有时候更不讲理,但霸道中总是有种恰到好处的温柔。

加之唐锋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似有若无的阳刚之气,几乎令得萧如音整个人都快要沦陷在他怀中。

她几乎不怀疑,倘若这时候,这个抱着她的冷酷男人,无论对她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她都绝不会拒绝。

然而令萧如音万万想不到的是,唐锋这时候提的要求,竟然是这个……

唐锋道:“烟瘾突然犯了,我无法腾出手拿烟,能不能,帮我拿烟出来,烟在左侧的裤兜里。”

萧如音自然不会拒绝,点点头伸手,开始暗暗往下探,很快她就摸到了一根坚硬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硬,唐大哥你裤兜里,怎么会有根硬……”

只是话到这里,萧如音立刻闭上了嘴,显然她已意识到,那根硬东西是啥玩意。

就在这刹那间,萧如音满脸通红起来,直红到了耳根,一颗小心脏都跟着砰砰直跳。

唐锋也是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弄得躁动不已,笑道:“手可别乱摸,要不然,造火容易,这灭火可就难了。”

萧如音很是尴尬,一张俏脸火辣辣的,然而这时候的她,鼓起勇气,笑道:“唐大哥,看样子你的身体,可不像你表面上的这么平静哦。”

唐锋居然点头,叹声道:“那是自然,毕竟很多时候,人都是身不由己的。”

说完他忙转移话题:“还磨蹭着干什么,赶紧帮拿烟,不过可注意了别乱摸,否则撩起火来,我得拿你来灭火!”

萧如音撇撇嘴,不过却是再次探手,这次她很小心,掠过中间部位,很快找到了裤兜的烟盒并拿出来。

“要不你放我下来吧,你这样抽也不方便。”萧如音道。

“少罗嗦,点上!”唐锋吩咐。

“你是大爷啊!”萧如音嘟哝着,可还是把烟给点上,这个时候,无论唐锋的每一个要求,她都无法拒绝。

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唐锋转出步行街,并没有往马路走,而是沿着海边栈道一路漫步。

海边栈道不许车辆通行,只允许人们步行散步,自然也就无法搭乘出租车。

萧如音道:“唐大哥,咱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唐锋摇头:“沿着这条海边栈道一直走,距离帝王别墅,路程最近。”

萧如音道:“可是这条栈道并没有车啊,难不成你要,这样一直抱着我回去?”

唐锋却是反问:“不抱你回去,难道还让你走回去不成?你这脚要走回去就废了!”

萧如音笑了,笑得宛如三月的樱花般灿烂,她眨巴着眼,很是迷人的问道:“唐大哥,你是不是故意选这条海滨栈道,这样就能一直抱着我?”

唐锋沉默着不说话,不过很多时候,沉默就是默认。

萧如音自然懂,笑得更愉快了,忽然悄声问:“唐大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唐锋没好气道:“我能有对你不好的理由?”

萧如音一下子哑然,只感觉喉咙忽然被某种东西堵住,再也无法说出话来。

唐锋并没有发现萧如音怀里的异样,他平视着前方黑海,道:“还记不记得,四岁那年上幼儿园,你被一群男孩欺负,也是扭到了脚。”

萧如音立刻用沙哑的声音道:“我当然记得,那时候我扭到脚不能走路,最后也是你,一路背我回孤儿院,那情景,和如今几乎一模一样。”

说完后她抬起头,直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她能感受得到,唐锋对她多少都有情愫。

可是她还看出,这个男人心里深处,似乎因为某种原因,一直在抵触她对他的靠近。

萧如音并不知道他到底出于何种原因而抗拒,她只知道,这是个饱经沧桑的男人。

或许在他心里面,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又或者,有一个令他至今都无法忘怀的女人!

想到这,萧如音顿觉百般聊赖,道:“唐大哥,你这样,抱着我累不累,要是累的话就放我下来,扶着我一脚能走的。”

唐锋摇头:“不累,像你这样的体重,我能抱一打!”

萧如音笑道:“唐大哥,你这话就不对了哦,抱了我这样一个大美人还不够,你竟然还想抱一打?”

唐锋笑着摇摇头,不解释。

聪明的男人都知道,女人在吃醋的时候,可千万别跟她抬扛辩解,不然就是在醋上浇油。

俩人忽然陷入沉默,萧如音觉得有些尴尬,只好说道:“忽然起风了,唐大哥我有些冷,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好。”唐锋点点头,加快步伐,沿着海边栈道,直奔海滨帝王别墅而来。

半刻钟,俩人返回别墅,外面却是忽然下起狂风暴雨,而屋内呢,孤男寡女的,是不是也即将展开一场疯狂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