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尸浮出海面!

苏玄入了邪!

看着刹那间发生的种种变故,众人都是大惊失色。

“彼岸土的苦尸…出来了?”他们瞳孔剧烈收缩。

彼岸土!

苦尸!

他们自然知晓。

因在灵宗区域,可是有不少彼岸土!

当年苦尸祸乱大地,彼岸土作为封禁苦尸之地,偌大圣王大陆都是存在很多。

但尽管如此,他们这辈子也没听说过那具苦尸能从彼岸土的封禁中逃出来!

“彼岸土…破了?”他们倒吸凉气,简直闻所未闻。

而就在他们震惊之际。

古装美女俏丽多姿唯美图片

“哧!”

在锁邪笼旁边的虚空徒然扭曲。

一个美艳绝伦,却尸气浓重的女子徒然出现。

她双眸死寂空洞,却有着别样的诱惑。

她一身火爆露骨的紫红长裙,其上缠绕着荆棘。

这是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女子。

她如毒药,致命又妖艳。

阴王尸!

这,正是打破了彼岸土的阴王尸!

她一出现,便是对着守在锁邪笼边上的徐鸿鹄等人动手!

“轰!”

紫皇海掀起惊涛骇浪。

阴王尸的战力显然恐怖,直接是将徐鸿鹄等人扫飞。

接着她眉头一挑,直接将锁邪笼踢向远处。

“吼吼吼!”

那里几具苦尸争先恐后的托住。

“什么?”

众人狂震。

苦尸…在帮苏玄?

此事无疑超出了他们的常识。

要知道,苦尸一族和人族可是有大恨。

就算再妖邪的人族,也是被苦尸仇视!

双方合作的事情,他们根本想都不会想。

但此刻,苦尸明显是在帮苏玄!

他们的目光终于是落到了邪气凛然的苏玄身上。

原来…真的是个邪修!

尽管已是有猜想,但真正感受到苏玄身上那邪异的邪神之气,他们还是止不住的涌现杀意。

“大胆逆子,竟敢修邪,还勾结苦尸!”

震惊过后,他们皆是纷纷厉喝。

而此刻苏玄则是扭头,眼眸毫无色彩的看向瘫软着的罗天擎。

“老头……不,师傅。”他低语。

世人皆觉得一辈子很长,许多羞于开口的事会随着时间慢慢变得理所当然。

但世事无常,很多时候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去适应。

苏玄以前觉得往后终会叫罗天擎一声师傅,但他忽然发现若是此刻不叫,或许以后就没机会了。

罗天擎听到苏玄第一次叫他师傅,浑身剧烈颤抖。他本该高兴,但此刻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谢谢你收我为徒,谢谢当初洛灵宗没有一个人信我时,你始终相信着我,也谢谢你让我认识了你。往后岁月,好好活着。若我死了,记得为我报仇便是,我苏玄也不矫情,也没这么仁义的让你别报仇。相反,我很记仇。所以,师傅往后一定要比四宗活的更久。而且,你还有宁缺那小子。若是…见到宁缺,告诉他我有遵守承诺,有好好保护你。”

苏玄低低诉说着。

此刻他已入了邪,一切情感都开始摈弃,化为无尽的凶残和邪恶。

但看着罗天擎的眼中,却是始终有着一丝温度。

已是毫无力气的罗天擎听到这话,顿时睚眦欲裂。

“不……”他用尽身力气怒吼,察觉到了苏玄要做什么。

而下一刻,苏玄狂喝:“走!”

上百苦尸,直接托着锁邪笼向远处而去。

而这时苏玄猛地扭头,邪气凛然的看向四宗修士。

“不要让罗天擎跑了!”孙八荒低吼。

事情的变化太快,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胜券在握的一件事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他们要杀苏玄,罗天擎也绝不愿放跑!

一瞬间,孙八荒等人便是冲向罗天擎。

但也就在这一刻。

“吼!”

此地将近六千具苦尸齐齐嘶吼,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了此地。

甚至,就连高空也有一些生有骨翼的苦尸盘旋。

“走?往哪走!”苏玄低吼,狂暴的注视众人。

“你们的对手是我!”

“现在我们便好好斗一斗,看看你们需要死多少人才能杀我苏玄!”

在苏玄暴虐的声音下,苦尸也是彻底躁动了。

此地苦尸可是都由他控制,而不是阴王尸!

原本彼岸土一破,阴王尸便没有必要再帮他。

但他掌控阳王尸,更是操控六千苦尸,这就让阴王尸不得不在此。

“咱们打不过他们!”阴王尸有些淡漠的低语。

苦尸虽多,但悠久的封禁已是让他们蒙昧愚钝,还未开灵,而且力量也是不知下降了多少,徒留一具坚硬的骨体。

如此情况下,除了能拦住此地修士,其他基本没什么作用。

“谁说战斗就必须打得过?”

“我苏玄战斗,能杀人便可,从不管输赢!”

“这一次,战斗到我死,你们便可离去!”

苏玄张狂低吼。

他在赌,赌在洛灵宗的兔子能及时赶到,也在赌兔子有力挽狂澜的战力。

至于逃……

他已经逃的够久了,不想再逃!

而且他一逃,罗天擎必定被抓住!

这是无法双之事。

所以苏玄要战!

纵死!

纵然身葬此地!

“我既然入邪,就再没逃跑的道理!”

这一刻,苏玄体内邪神之力第一次尽情的释放,好似有滔天邪魔从他身体奔腾而出。

“来战!”他狂吼,率先冲向四宗修士。

……

与此同时。

在洛灵宗。

三宗修士都是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紫炼峰。

在四宗修士都出去追苏玄后,那一头头属于苏玄的灵兽竟是又回来,开始疯狂的撞紫炼峰。

那屹立在此地悠久岁月的山峰开始疯狂的颤动,好似随时都会被这些野蛮的灵兽给撞破。

而这时在镇邪大地宫那无边的深渊前,穿着长袍,啃着萝卜,握着打仙棒的兔子也是有些振奋的望着上方。

“悠久岁月的囚禁,终于…可以出去了!”他断断续续的低语,带着沧桑。

……

而此刻。

在三宗区域边缘。

一个少女缓缓走了进来。

她一头黑发披散着,看不清样貌。

随着走入三宗区域,她浑身竟是开始有漆黑的魔气缠绕。

这,是一个魔修。

她微微抬头,身影顿时如剑般朝着彼岸土的方向冲去。

“苏玄哥哥,苏苏来了……”她低喃,声音随风而逝。

在其身后,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

他浑身隐藏在黑袍下,发出桀桀笑声。

“卿本佳人,奈何成魔。不过…老夫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