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项上聿一提醒,穆婉也发现了这点。

安琪虽然脸上受伤了,但是心情挺不错的。

算了,他们之前的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清官难断家务事。

“我和项上聿先过去了,你们是要跟着一起,还是留在这里。”穆婉问道。

“夫人,这是您和项先生的父母见面,我们就不过去了吧,我觉得我们在那里看着,有点奇怪,反正在项府,反正有项先生保护着。”黑妹说道。

穆婉也觉得他们在跟着,项上聿的父母会觉得她不是真心诚意的,还带着手下准备打架一样。

“也好,你们就在这里吧,不要打架,也不要吵架。”穆婉提醒道。

“夫人你就放心吧,我们是不会打架的。”安琪笑着说道。

穆婉丢给了安琪一个白眼,明明,她最有可能打架了。

她和项上聿出去,楚简在项上聿身后跟着。

“行了,你也不用跟着去了。”项上聿说道。

“那先生,我就在这里啊,等你们凯旋而归。”楚简笑着说道,比了一个拳头,给他们加油。

梦幻清纯邻家女孩唯美写真

项上聿也丢了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去体会。

楚简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先生丢他一个白眼,难道是被穆婉传染了?

项上聿父母家

项上聿是开车过去的,他把东西从车上拿下来,都是一些水果。

穆婉过去帮他拿,“你确定,这些东西,你父母看得上眼?”

“他们什么都不缺,不送这些送那些,难道我还要去买个首饰什么的,也不合适啊,应该他们给你首饰才对,第一次见面,我买了五样,够客气了,如果他们不要,我们还能拿回去吃。”项上聿吊儿郎当地说道。

穆婉:“……”

她帮项上聿拎了两样,跟在项上聿的后面进去。

项上聿还没有进去呢,就在门口喊道:“来看看,谁来了。”

穆婉:“……”

殷沫芬听到儿子的声音,立马从里面出来,帮项上聿拿过东西,视线没有看穆婉,问道;“怎么回来这么早?”

“今天是我的大事,我肯定要回来早点的,证明我对这件事情的关注程度比关注工作强。”项上聿嬉皮笑脸道,拿过穆婉手中的水果,也递给了殷沫芬。

“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吧,你爸爸在里面看书,你好好的,不要惹他生气。”殷沫芬提醒道。

“我一直都是好好的啊,他要生气,也不是我想的。”项上聿说道。

殷沫芬这才第一次把时间落在了穆婉身上,缓缓地看向穆婉的肚子。

穆婉知道她是误会了,以为她肚子里面有宝宝,有些心虚,打招呼道“舅妈。”

“嗯。”殷沫芬应了一声,作为妻子,理应规劝自己的丈夫好好上班,而不是怂恿他翘班。

“我是谁怂恿就会听的吗?你不要冤枉人,她在家里劝的我嘴皮子快要破了,但是我一项一意孤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姓项呢,这个姓,和我真的是绝配。”项上聿说道,牵过穆婉的手,直接走去里面。

项明启正在看书。

其实,项上聿和殷沫芬的对话,他都听到了的,叹了一口气,视线还是放在书上。

项上聿直接拉着穆婉坐到了项明启的对面,对着穆婉说道:“那老头明知道我们来了,还假装在看书,你说我们是配合他的演出呢,还是看他独角戏呢。”

项明启一听项上聿这话,不淡定了,把书拍在了茶几上,“就你话多。”

他说完,看向穆婉。

穆婉颔首,恭敬地看到:“舅舅。”

“嗯。”项明启应了一声,尽量让自己高冷,“来的挺早。”

项上聿看到桌子上有桔子,剥了皮,把剥好的桔子递给穆婉,“爸,你有什么要问就问吧,不过尽量注意口气和态度啊,我要是没有了老婆。就只能去当和尚了。”

“你还话多。”项明启嫌弃地说项上聿道。

“我不是怕你冷场吗,你都不能了解儿子的一片苦心吗,做你的儿子好难。”项上聿抱怨道。

项明启拧眉,站了起来,对着穆婉说道:“你跟我来书房说。”

项上聿担心项明启会欺负穆婉,握住穆婉的手,“爸爸,你跟她说的话,她还是都会告诉我的,你没有必要躲着我和她说,到时候她还要转述,不多此一举吗?”

项明启的眉头拧的更紧了,也不和项上聿说,他说不过项上聿。

他对着穆婉说道:“我有话单独跟你说,你要不要来书房?”

穆婉对着项上聿说道:“我去下,不会有事的。”

“如果有事,你就直接从书房出来,不用害怕,如果出不来,就炸东西,我就在门口,一有动静,我就会冲进去的。”项上聿交代道。

项明启真想把白眼翻到天上去。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将来有一天,会宠老婆宠到无法无天。

“我忍你很久了。”项明启对着项上聿说道。

“你以为我不是?”项上聿回复道。

项明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手放在背后,朝着书房走去。

穆婉拿开了项上聿的手,跟着项明启去书房。

项明启盯着穆婉。“我希望你现在跟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穆婉点头。

“问天说,你跟邢不霍就是形式上的夫妻,没有夫妻之实,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项明启问道。

“真的。”穆婉回答道。

“你为什么要嫁给上聿?我们不在乎血统的纯正,你们因为是表兄妹,现在的科学你也知道的,最好不要是近亲,会比较麻烦。”项明启说道。

穆婉沉默了三秒,看向项明启。“我找不到,比他更爱我的男人,除了嫁给他,我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

“你怎么会没有被的选择呢,你现在是安宁夫人了,身份何等尊贵,要嫁一个皇孙公子没有问题的,你还可以挑挑选选,选个不错的。”项明启提高了分贝。

“看来您对您的儿子还不是很了解,他看上的东西,想要的东西,有得不到的吗?恐怕,手段比你想象的更可怕,你觉得,他会让我嫁给别人吗?”穆婉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

项明启拧起了眉头,审视着穆婉眼中的冰冷和淡漠,“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