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田八郎,不是她哥吗?

对了,想起来了,根据之前那个喀斯特海罗刹说,这田八郎无恶不作,被水妃神抓典型惩罚了一番,显然是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我就知道,水妃神的管理有点问题,可没想到,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

水妃神盯着田八郎,眼神别提多狠厉了,她那只完好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但是,她显然连动都动不了了!

麒麟玄武令上,到底沾染了什么东西了?

田八郎洋洋得意的说道:“我就知道,你这一阵子又要忍受万虫啃噬之痛,计划了很长时间了,这下,我看你还能怎么样!不枉费我一片心——那个东西虽然跑了,可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愧是恶霸,真没什么文化,这两句不是这么念的。

不过,他这戏演的是真好,刚才还毕恭毕敬,说翻脸就看直接翻脸,心狠手辣,计划周,心胸虽然狭窄,可城府够深的啊!

水妃神的脸色更难看了。

显然,知道她受这种罪的人不多,最能伤人的,自然也只有最亲近的人了。

她死死瞪着田八郎:“你好狠的心……”

夏日阳光下清新女神恬静唯美写真

田八郎冷笑:“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说着,抬起了一只手,对着水妃神就划下来了!

这个田八郎的爪子,比其他的海罗刹要长好几寸!

速度和力道,也都快好多。

水波一震,我几乎就是一个踉跄,但立刻闪避过去,“嗤”的一声,就觉出自己一截子头发散在水里了。

不愧是传说之中的田八郎——我要是稍微慢一点,妈的脑袋就是一个窟窿!

田八郎一见我能躲过去,也十分意外,对着我就追了上来,那道子手爪厉厉生风,压的人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难怪,海罗刹女说,他来了,我们几个活不成!

而他最厉害的,就是爪子。

我躲避了几个回合,田八郎已经不耐烦了,眼睛瞟向了水妃神。

他急了。

可惜……

我抓住了机会,翻身抽出七星龙泉。

亢宿大风起沙石,氐房心尾雨风声!

“当”的一声,那几道爪子,重重的削在了七星龙泉的锋芒上,齐根断了,在水里炸开,悄无声息的插在了火珊瑚墙壁上。

田八郎一下就愣住了,死死盯着我:“你到底是……”

我对他笑一笑,想说点啥,可因为含着避水珠,说不出来。

不光田八郎,水妃神看着我的眼神也变了,像是在疑心,我是什么来历。

这一下,浅浅的绿色血雾在水里扩散开,田八郎一方面吃痛一方面大怒,一脚从身后一勾,也不知道从哪里就勾出来了一个钢叉,明晃晃的破水对我刺了过来。

我翻身闪避过去,抬起手用七星龙泉架住,这一架皱起了眉头,这个钢叉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还挺硬。

田八郎冷笑道:“虽然不知道你这个丑八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你也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就让你死的明白点,我这个钢叉,那是叉过了龙血的!”

好了不起!

不过嘛,他用叉,没有用爪用的那么好。

可他正专心致志的科普,我另一只手,则把玄素尺给拿出来了。

龙血是吧?

玄素尺是龙角做的。

这一下,玄素尺横劈开水,田八郎眼前一花的功夫,钢叉应声而断,他刚才还洋洋得意,信心十足,可这一下,钢叉直接截断,他身子猛地往前踉跄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半截子叉——现在只能叫棒了。

“我的龙血叉……”

他猛地抬起头,当时就是一声大吼:“我要把你家挂在城门楼子上!”

你要是能找到我家,我谢谢你。

这下子,田八郎脚底下用劲儿,对着我就撞了过来,我翻身就想躲开,可谁知道身后“嗖”的一声响,又有海带一样,在水里飘摇的软体动物弹了出来,奔着我后心就缠。

我没辙,甩手用七星龙泉把那些东西部斩断,这一耽搁,错失了机会,田八郎对着我就扑了过来,我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地上,龙鳞滋生挡住,倒是抓住了机会,反手拧住了田八郎的胳膊,就把他给摔了过去。

皇甫球的行气刚猛的运出来,“当”的一声,他重重摔在了海翠石装饰的墙面上,海翠石炸了一个支离破碎。

他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一口牙咬紧了:“好你个丑八怪,我不打死你,田八郎三个字倒着写!”

说着,啪的来了一个鲤鱼翻身,重整旗鼓对着我冲了过来。

别说,那个速度,简直是乘风破浪——要是这一趟没上过摆渡门,怕还真没多大把握。

可皇甫球的行气,专门压灵物。

我反手压住了他的左手,膝盖往上一顶,“卡啦”一声,他的手骨就错了位。

闹半天,海罗刹长得是挺唬人,骨头,跟人也大差不差。

这一下,田八郎猛地张大了嘴,就想着惨叫,可我一把握住了他的喉咙——你可别叫,把外头的引来,算是怎么回事?

他硬生生咽下这口惨叫,浑身的鳞片张开了——可能跟人大口喘气的机制一样,半晌,才含含糊糊的说道:“你到底是……”

对了,我对他一笑:“你们的人,把我的人给打了,我是下来算账的——要是那个抓人打人的命令是你下的,那就没错了,我就是为你来的。”

田八郎一开始有些迷茫,但马上,他就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脸色大变:“你是……”

我是人。

而这个时候,我觉出来,身后“咔嚓”一声,像是有个什么东西,从珊瑚墙后面给撞过来了。

我回头一瞅,呼吸顿时一滞。

一个黑色的大脑袋,对着我就张开了一张大嘴,大嘴里,是石笋一样的尖牙。

能把珊瑚墙直接咬破的牙。

而这个东西身浮现着黄色的条纹,很像是老虎。

脑门上,还有个“王”字。

只是——老虎身上有毛,这个东西,身上是一层一层的厚鳞。

我一下就想起来了——之前海罗刹女说过,“他们带了翻江虎”。

就是这个东西?

田八郎不动声色,是怎么喊来的?心灵相通?

而田八郎一见那个巨物进来,别提多高兴了,冷不丁抓住了我的手往后一翻:“二虎,赏给你了!”

那个翻江虎张开了嘴奔着我就咬,我甩手把七星龙泉扫过去,“当”的一声,那个翻江虎一口牙顿时断了一半,由威风凛凛变成了喝粥老太。

这一下,翻江虎一愣,恼羞成怒,可牙口都没了,还能咬谁呢?

我一手撑住了那个翻江虎的下巴,直接把他硕大的身躯掀翻,撞在了那一堵被他们撞开的珊瑚墙上。

珊瑚墙爆开,我却直了眼——珊瑚墙的墙洞子外面,挤挤攘攘,有十来条翻江虎。

不光有翻江虎,趁着我刚才给第一个“二虎”虎口拔牙的时候,田八郎已经退到了后面,奔着门口就是一声呼号。

哗啦一下,数不清的海罗刹涌了上来。

不好了,这下要拉胯。

这一下围的是水泄不通,让我想起来小时候老头儿背着我上街抽奖。

打不过——就跑。

我回身一把将水妃神拉了过来,脚底下用劲儿往上一顶,借了上浮的力道,奔着布满精美壁画的顶子就撞了上去。

哗啦一声,七星龙泉一炸,顶子被撞出来了一个窟窿,碧玉金条的碎屑溅的到处都是。

那些海罗刹奔着我就追,可他们没有我快,瞬间被我甩了老远。

可谁知道,对面又远远的过来了一群!

这下要被包饺子了!

可水妃神立刻说道:“下头大黄石头后面的第三块砖,踩三下!”

我立马奔着她说的位置就冲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