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王如今身受内伤,根本发挥不出他原本的武道修为,如果毒王是巅峰状态,南宫元是不敢在毒王面前现身的。

“胆敢向老夫亮剑,果然有胆,不愧是南宫家族的二少爷。”毒王冷笑出声:“也罢,老夫就陪玩一玩,看看这些年有多大的进展?”

毒王绣袍轻轻一甩,惊蛇剑从袖中落入手中,他身形倏然一闪,向南宫元奔袭上去。

南宫元冷笑一声,他手中古剑向前一指,嗡的一声响,数道剑气迸发而出。

毒王来不及多想,手中惊蛇剑同样向前一指,将迎面冲来的剑气尽数斩下,他嘴里则是轻喝一声,一缕剑气一闪而逝。

噗的一声响,南宫元的手臂上出现一道剑口,鲜血哗哗直流。

南宫元心中一惊,他身形及时向后退去,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下一刻,毒王举剑扑杀而来,他的剑势不停,向前连续挥斩了三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元觉得手臂传来一丝麻痹,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体内的真气在这瞬间都混乱起来。

噗噗噗——

剑光一闪而逝,鲜血喷溅而起。

南宫元连连后退数步,胸口上已经出现三道浅浅的剑口,然后他的动作瞬间停滞了下来。

萌妹纸嘉鱼的温暖午后时光

毒王趁着这个绝佳的机会,再次举剑反扑而来,惊蛇剑被他挥舞得淋漓尽致。

南宫元一咬牙,他的身形只能继续向后退去,险险避开了几道致命一击。

毒王嘴角泛起得意的神色,他加快了手中的剑势,剑气冲天而起,带着无尽的杀意横斩而去。

噗噗噗——

南宫元咬紧牙关,将古剑横挡胸前,强行挡住了凛然的剑气。

“嘿嘿,好像有点不行了啊?”毒王放弃了无谓的进攻,冷笑出声:“老夫原本以为有多厉害,好像没有多大进展啊?”

南宫元眼神开始戒备起来,他体内的状况很不好,持剑的手臂还稍微有点麻痹。

“呵呵,不愧是古疆毒王,连剑气都带有剧毒,我还真的有点小看了。”南宫元很快明白了过来,他悄悄运转内功化解毒素,淡淡地笑道:“接下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下一刻,南宫元举剑反扑了上来,与之前相比,他的动作快若闪电,没有任何的停滞。

“怎么可能?”毒王顿时一惊,不敢置信的喃喃道:“中了我的蛇毒,怎么还可能凝聚真气?”

“不得不说,那把惊蛇剑的蛇毒很有效果。”南宫元手中的动作没有停顿,向毒王发起猛烈的剑势,一边淡笑道:“如果我没有任何的准备,怎么胆敢在的面前现身呢?我只能说,有点骄傲过头了。”

“呵呵,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毒王心中猛地一沉,他将剑势运用到了极致,只为挡下南宫元那狂暴的攻势。

因为先前受伤的缘故,毒王的动作已经跟不上南宫元,仅仅片刻间,他身上的衣袍已经被剑气所伤,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剑口。

不过,毒王毕竟是毒王,他修炼的毒功非常深厚,利用身体愈合能力强行坚持着。

尽管身上被剑气所伤,那些剑口很快就会愈合,再次恢复到了巅峰的状态。

唰——

南宫元华丽一剑斩出,数道凌厉的剑气横斩而出,快若闪电般的席卷了上来。

毒王轻喝一声,他运转内功,扬起惊蛇剑同样挥斩而出。

轰!

数道剑气轰然相撞,强烈的罡风席卷而起,毒王被这阵罡风震得摇摇欲坠,体内气血翻腾。

他如今又动了真气,引起内伤复发,面色也变得愈加惨白起来。

“呵呵,毒王前辈,好像看起来不行了啊?”南宫元没有进一步进攻,他淡淡的说道:“说真的,现在有伤在身,不可能会是我的对手,我劝还是认输吧。”

“认输?是跟老夫开玩笑吗?”毒王深深喘着粗气,满脸嘲讽的说道:“在老夫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两个字,我们再来比试比试。”

“这又是何必呢?投降不好吗?”南宫元淡笑的摇摇头,叹气道:“如果毒王前辈认输,我尚且还能饶一名,意下如何?”

“呵呵,我们还是不要逞口舌之争。”毒王脸上全是冷笑,他死死盯着南宫元道:“我们还是手上见真章吧,看看谁的剑道造诣更高?”

“跟我比剑道?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南宫元笑了,笑得很冷:“要说比拼毒素,我还真不是的对手,可要跟我比试剑道,我会吊打。”

“来吧,让老夫见识的剑术!”

毒王却不以为然,他举剑再次冲了上来,配合他那神秘莫测的身法,一剑向前挺进。

南宫元心中一凛,他身形向后退去,举剑挡下迎面冲来的剑招。

铛铛铛……

数道剑招过后,南宫元依旧轻松淡然,感受不到任何的压力。

交手的期间,南宫元还要防备毒王的剑气,只要被剑气所伤,就会中了剑气中的蛇毒,那是相当不妙的。

毒王的剑势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狂猛,竟逼得南宫元连连后退。

“呵呵,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啊。”南宫元一边挡下剑势,一边惊叹道:“原来,的剑术也很高明,跟的用毒手段一样高明。”

“小看老夫,那可是会吃大亏的。”毒王阴阴一笑。

下一刻,他举剑向前一挑,剑气冲天而起,噗的一声响,南宫元手腕被剑气所伤,手里的古剑都掉在了地上。

毒王身形向前冲出,他左手探出,恰好握住了那把古剑。

可刚刚接触到古剑的瞬间,那柄古剑嗡嗡乱抖,剑气不断迸发而出,划破了毒王的左手掌。

毒王满脸惊骇,他随手扔掉古剑,惊叹道:“好一把利剑,竟然能识别主人,自主发动剑气袭击。”

“好眼光,这把剑名曰流光剑。”南宫元很欣赏瞥了他一眼,解释说:“它是明朝一位铸剑大师打造,被我们南宫家族高手所得,后来传到了我的手里。”

“原来如此,怪不得能自主识别主人。”毒王恍然大悟,他冷笑道:“现在手里已没剑,要如何斩杀老夫呢?”

“只要心中有剑,有剑和没剑,又有何区别呢?”南宫元笑了,他右手向前一指,剑气迸发而出:“看到没有,只要剑道达到一定的层次,有剑和没剑没有区别。”

“这是……无剑境!”毒王很讶然看了他一眼,惊叹道:“没想到啊,的剑术已经达到这般造诣。”

“讲真的,放眼整个武道界,我这种剑术只能算基础的层次。”南宫元微微一笑道:“真正的剑客,剑道造诣肯定能让大开眼界的。”

“呵呵,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啊。”毒王突然笑了。

“不不,说真的,而是我低估了。”南宫元摇了摇头,笑了笑说:“我没想到,受了伤还如此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