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伴随着一阵破风声响起,人影一闪,一个黑衣青年出现在张逸跟前。

青年面容冷峻,穿着一袭黑色风衣,浑身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

苏凝香眼神微微一凝,满脸戒备盯着黑衣青年。

张逸神情淡然,完全看不出一丝紧张。

下一刻。

另外一个和他衣着一样的青年出现在张逸背后,一前一后,将他们的退路给堵死了。

张逸点燃一根香烟,猛吸了两口,懒洋洋的抬起眼皮:“你们是谁?

谁派你们来的?”

“你就是张逸吧?”

面前那位黑衣青年冷冷一笑,傲然道:“我们公子想要见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公子是谁?”

张逸顿时来了兴趣。

花样少女海边条纹比基尼充满青春诱惑气息

“到了,你自然就会明白。”

黑衣青年傲然道。

“想要见我,就让你们公子亲自来。”

张逸笑了:“还有,不要打扰我们散步,我生气起来,是很可怕的。”

说罢,张逸握住苏凝香的小手往前继续走去。

“狂妄!”

黑衣青年怒喝一声,他向前跨出两步,右手直接抓向了张逸的肩膀。

既然这小子不领情,他就要把这小子带到公子面前。

黑衣青年的身材相当魁梧,张逸在他面前,身形相较而言消瘦一些。

张逸微微摇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找死!黑衣青年冷笑一声,出招凌厉而势大力沉。

手掌未到,劲风已至。

眼看黑衣青年手掌就要抓在肩膀上,张逸脚步错落,轻而易举避开了去。

什么?

黑衣青年心中大骇,骇然之余,他的手势不减,往张逸身上横劈了上去。

张逸轻喝一声,轰的一声响,一股浩瀚的气势透体而出。

噗!猝不及防之下,黑衣青年如遭重击,整个身形都有些摇摇欲坠。

看到黑衣青年动手,苏凝香哪里忍得住?

“看招!”

苏凝香娇喝一声,两根手指拖着一道白芒,闪电般点在黑衣青年的胸口上。

噗,黑衣青年胸口鲜血出现了一道血洞。

砰!黑衣青年半跪在地,用手捂着胸口的血口,疼得满头冷汗。

另外一名黑衣青年迅速上前,站在了同伴的身边,斜着眼睛瞥了同伴一眼,问道:“九,你怎么样?”

受伤的黑衣青年身体微微颤抖着,他强忍着剧痛,表情十分痛苦的说:“你需要小心,这家伙果然是个高手!”

听到这话,那名黑衣青年瞬间就是怒了,沉声道:“张逸,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我们走一趟,否则的话,我让你命丧当场!”

“哈哈,想让我跟你们走,那就得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

张逸冷笑出声。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名黑衣青年冷冷盯着张逸,随即扭头看向同伴道:“九,你怎么样?

还能不能动?”

“我没事,我还能再战!”

受伤的黑衣青年点穴止血,他艰难的站起身来,咬着牙道:“我们一起出手,务必要将张逸带到公子面前!”

“嗯!”

两个黑衣青年彼此互相对视一眼,同时上前,一左一右向张逸冲了上来。

“他们交给我!”

苏凝香眼睛放光的说。

“那你要小心!”

张逸点点头,闪身躲到一边抽烟去了。

“你找死!”

两个黑衣青年眼冒凶光,同时出拳,配合得相当默契,几乎找不到破绽。

然而,他们面对的是苏凝香。

他们虽然很强,但还不足以撼动苏凝香。

“禁神剑诀!”

苏凝香嘴角冷笑,她轻喝一声,浑身透出一丝丝剑气。

下一刻,苏凝香剑指剑气,大步向前,一指点在其中一名黑衣青年的胸口上。

噗!受伤青年吃痛一声,浑身立即变得僵硬起来。

还不待另一名黑衣青年反应过来,苏凝香看准机会,再次一指点在他胸口上。

噗,那名黑衣青年如遭重击,整个人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唰——随着一道寒芒闪现,苏凝香玉手指尖已经顶在受伤青年的咽喉上。

“你——”受伤青年吓得满脸骇然,再也不敢动弹半分。

“不想死,就不要乱动!”

苏凝香冷冷地说。

紧接着,那名倒地青年刚刚爬起身来,一道剑芒转瞬既至,距离他的面门只有半尺之遥。

那名黑衣青年吓得浑身僵硬起来,开口求饶道:“我们输了,还请手下留情!”

“很好!”

苏凝香很满意,随即相继点了他们的穴道,扭头看向蹲在一边抽烟的男人:“张逸,你想要如何处置他们?”

张逸掐灭烟头走了过来,目光饶有兴趣打量着他们:“说吧,你们公子姓甚名谁?”

受伤青年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们不能说!”

“不说?”

张逸笑了,突然伸出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冷声道:“你不害怕死亡吗?”

“我说,我说!”

受伤青年吓得浑身在颤栗。

“很好!”

张逸随手把对方扔在地上。

受伤青年抬眼盯着张逸,犹豫了片刻,冷冷地说:“我们公子叫姜玉贤,他想要见你!”

姜玉贤?

张逸大吃一惊,随即蹲下身子掀起受伤青年的衣服,下一瞬间,一道梼杌凶兽纹身出现在视线中。

果然如此,这些家伙是神祗的高手。

苏凝香听得云里云雾,不解的问道:“姜玉贤是谁啊?

你跟他有仇吗?”

“算是有仇吧。”

张逸说得很轻描淡写,随即看着苏凝香道:“我要去见见姜玉贤,你是要自己回去,还是跟我一起去?”

“我跟你一起!”

苏凝香想都没想。

“好吧!”

张逸伸出手解开了两个黑衣青年的穴道,淡淡地说道:“你们公子在哪里?

带我去见他吧!”

两个黑衣青年互相搀扶着,他们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我们公子就在附近,两位请跟我们来!”

紧接着,张逸他们跟上了两个黑衣青年的脚步。

他本来叫常无天调查姜玉贤的资料,可这都过去了好几天,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看来,这个姜玉贤的来头不小啊。

至少也是神祗的高层。

否则的话,凭借帝王门的情报力量,早就查到姜玉贤的资料了。

他隐约猜了一下,姜玉贤来到南市,有可能是因为苗素素。

忽然间,张逸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他倒想要看看,这个姜玉贤到底有何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