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牧他有个屁的来头,父母双亡,普通本科,还是没毕业的,除了一个卖出去能值五百万的加油站,他什么都没有,两手空空。

这半年来,他唯一值得凭持的只有黑科技地图了,要说他真有什么来头,这就是他最大的来头。

外面人的堵在洗手间,陈牧这会儿出去有点尴尬,只能继续呆着,等人走了以后他才能离开这片肮脏的世界。

“你别说,一直跟在那小子身边的女生长得真不错,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绝对属于极品。”

聊着聊着,话题很自然滑到了女人的身上,阿娜尔古丽是酒桌上所有女人中长得最漂亮的,自然成了他们谈论的对象。

“你可别打歪主意啊,那毕竟是晨子带过来的哥们人,让他知道了可饶不了你。”

“也不一定吧,我刚才让李莎问过了,那女生可不是那小子的女票,这种事情你情我愿的,晨子知道了也不能说什么。”

“那要不你试试?”

“切,我就这么一说,哥们儿是身边缺女人的人吗?”

“不过说真的,那女的长得真好,只可惜场合不对……”

等那些人离开,陈牧走出洗手间,心里也不知道是有点骄傲还是得意,反正心情很愉悦的感觉。

仔细琢磨,自己身边的女人美得让别的牲口眼红,心里居然感觉挺高兴的,嗯,该怎么说呢,男人这种动物,可真虚荣啊!

清纯的她宛如白花

……

距离L市千里之外的应城,陈曦文正坐在一个安静的咖啡厅里,喝着手里的所谓蓝山咖啡。

从这个咖啡厅的窗户,可以看见应大北门,应大的宿舍区就在靠近北门附近的一片区域,所以北门门前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热闹非凡。

陈曦文高中还没毕业就去了莫诶国,她从没在国内上过大学,所以对于国内大学校园内的一切,她都感觉到陌生和新鲜。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她觉得自己的处境有点尴尬。

咖啡厅里,全都是卡座,一对一对的小情侣坐在里面,借着昏暗的光线相互缠绵,好几对都在深情*亲*吻,相比起来她就是个异类。

早知道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她绝对不会把人约到这种地方来,应该找个灯光明亮的茶点或者餐厅,那就不会有周围这样辣眼睛的“人造景观”。

当然,她一开始走进这家咖啡厅,就是为了这里幽静的环境,这样的环境才能让她问到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陈曦文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你好,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

陈曦文连忙把自己卡座的位置报了过去,很快一个长得很壮实的男生出现在了陈曦文的面前。

“你就是胡然?”

陈曦文起身相迎。

那男生就是陈牧的舍友胡然,他似乎被眼前这个女生的美貌晃了一下,微微失神,随即才说:“你好,我就是胡然。”

两个人坐下,各点了一杯咖啡,胡然表现得有点拘谨,毕竟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坐在眼前,很少有男人能保持得住镇定。

陈曦文开门见山:“你别紧张,我找你就是想打听一下陈牧的事情。”

“我知道,你之前电话里说过了。”

胡然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问道:“你想知道什么?你……你和陈牧是……是什么关系?”

“我喜欢他。”

陈曦文一点也不扭捏,直接就说了:“可我觉得自己还不了解他,我想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所以这一次趁着到魔都开会的机会,顺道来了应城一趟,托在这里的朋友到处打听,最后才找到了你。”

胡然被陈曦文的那一句“我喜欢他”有点镇到,以至于又晃了晃神。

陈曦文用很诚恳的语气继续说:“我知道你是陈牧在大学里最好的朋友,而且你们之前还在同一所中学,一起进入应大,分在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宿舍,可以说你应该是最了解陈牧这几年的经历的人了,我希望能从你这里,了解一下陈牧的过往。”

胡然不是没脑子的人,冷静了一下后,说道:“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把陈牧的事情和你说,毕竟那是他个人的隐私……嗯,为什么你不和我说一说你和陈牧之间的事情,让我考虑一下,是否应该把陈牧的事情告诉你。”

陈曦文重新打量了一眼胡然,心说这果然他的朋友,然后也没多犹豫,直接把自己和陈牧之间发生的故事,一点一点的说了出来。

由始至终,胡然都是一个聆听者,他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用心感受陈曦文在讲述中的神态和情感。

她是真的喜欢陈牧……

那小子,究竟在西北走什么狗屎桃花运了?

胡然觉得自己不会看错,听着听着心里都已经有点嫉妒了。

这个叫做陈曦文的女生长得这么好看,而且还是国外名牌大学留过学的女医生,居然这么喜欢陈牧……嗯,都应该算是迷恋了,真让人想不明白。

听到陈曦文说自己几次向陈牧表白,陈牧都无动于衷的时候,胡然想了想,点头道:“我明白你来找我是想打听些什么了……唔,这样吧,其他的事情我就不多讲了,我把陈牧上一段感情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和你说说吧。”

陈曦文目光一亮:“好的,谢谢你!”

胡然背靠椅背,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一点,说道:“其实我在高中的时候和陈牧并不在一个班,和他也不太熟,知道的不是太清楚,只能告诉你个大概……嗯,事情大概是这样子的,陈牧刚上高二的时候,成绩并不怎么好,他们班主任为了让他能够认真学习,就给他安排了一个新同桌……”

陈曦文认真的听着胡然的讲述,听着陈牧和那个叫做张丽雪的女孩子的故事,眼前似乎一瞬间出现了一副干干净净的画面,它的色彩是明亮的,它的线条是柔和的,它似乎有着一股纯朴的力量,打动人心。

不知不觉,陈曦文的眼眶里就流下了泪水。

等胡然说完,陈曦文突然开口请求:“明天,你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看她?”

“啊?”

胡然有些意外,反应不过来。

陈曦文说道:“我只想看一看她,对她说,以后我一定会替她照顾好陈牧的。”

胡然被这话儿感动了,没多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好。”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