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范承义眼皮一跳,顿时大惊失色。

张逸及时收力,戏谑一笑:“范家主,已经想好了吗?”

范承义捏紧双拳,杀意凛然盯着眼前的张逸。

足足过了许久,终于,他妥协了下来:“好,我钻!”

“这才像话嘛,我原以为,会不顾女儿生死来杀我呢!”

张逸一把推开范寒冰,他神色冷淡的看着范承义,随即指着自己的胯下说:“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来吧,往这里钻过去!”

范承义已经一脸绝望。

想他也是堂堂范家家主,这件事如果被传出去,他的一世英名,也将会毁于一旦。

不过,为了女儿,他打算豁出去了!

心想着,范承义已经跪了下来,像条狗一样从张逸胯下爬了过去。

这这这……

郭佳清秀笑颜甜美醉人

范卢比神色愕然的看着范承义,难以置信家主真的这样做了。

“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的范家家主,也不过如此嘛!”断水流已经猖狂的笑了起来。

范承义满脸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很快狼狈的爬起身来,冷冷地说:“让我做的,我都已经做了,现在能不能放了我女儿?”

他的声音很平和,再也没有那种盛气凌人。

张逸把范寒冰拉了过来,然后将她推到范承义面前:“带着女儿滚吧!”

“多谢!”

范承义搀扶着两眼呆滞的范寒冰,带着范家强者灰溜溜离开了这里。

哗!

看到范家强者撤离的一幕,所有人都议论纷纷起来。

他们没想到,堂堂范家就这样很干脆的走了?

因为他们之前都在有间客栈里,所以众人都没能看到那精彩的一幕。

如果被他们看到范家家主从张逸胯下钻过去,恐怕将会传得沸沸扬扬。

可惜,众人没有看到这一幕。

没有走多远,两眼呆滞的范寒冰也渐渐地回过神来。

当她看到搀扶着自己的范承义,她彻底惊呆了:“父亲?怎么会在我身边?”

距离稍微有点远,禁眼的魅控能力也会随之减弱。

正因如此,范寒冰已经脱离了禁眼的控制。

“一言难尽啊!”范承义微微叹道:“冰冰啊,好像得罪了一个我们得罪不起的人!”

什么?

此言一出,范寒冰有些傻眼了。

难不成,那个得罪不起的人,指的就是之前的张逸?

“那人剑道造诣超绝,很有可能就是昨晚引发天地异象的高人!”

范承义轻叹一声:“真是没想到,我们天玄城居然出现了这种境界的高手,看来,我们与莫家之间的事情,恐怕要从长计议啊!”

范寒冰闻而不语,她捏紧着粉拳,眸中带着无尽的怒火。

尽管她很想报仇血恨,然而对方深不可测,就这样贸然报仇,只会自讨苦吃。

她被蛊惑的这段时间,压根就不清楚发生了何事。

也就是这样,范寒冰很忌惮张逸他们。

这时,范卢比走上前来,硬着头皮说:“家主,难不成,我们就这样算了?”

讲真的,他之前被狂揍了一顿,一直都怀恨于心。

此刻见到家主不想再管这件事,所以他就觉得有些不爽。

听到这话,范承义两眼一瞪,杀意凛然的说道:“都怪招惹这些人,害我们范家丢尽了脸面!”

“家主,这也不关我的事啊!”范卢比满脸苦笑。

他还不忘嘀咕了一句:

自己没本事,怪我咯?

“还敢说不关的事?”

范承义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着,他大手一挥:“来人,把这个废物给我拿下!”

哗啦啦——

还不待范卢比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两个范家强者给控制了。

这一刻,范卢比都要被吓坏了,浑身都在不停哆嗦着。

此时此刻,有间客栈。

冷月看了一眼张逸,有些不满的问道:“姓张的,为何要把那女人给放了?”

张逸冷冷一笑:“我们慢慢陪范家玩,这样才有趣嘛,不是吗?”

断水流暗暗皱眉,忍不住问了一句:“张兄,想要怎么玩?”

张逸想了想,随即凑到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断水流眼睛瞬间一亮。

他很高兴的笑了起来,自信满满拍着胸脯说:“放心,这种装逼的事情,我最喜欢干了!”

冷月皱眉看着他们,有些恼火的问道:“喂,们刚刚究竟说了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断水流看了一眼张逸,似乎像是在询问张逸的意见。

张逸点点头。

见到张逸同意了下来,断水流也将计划告诉了冷月。

听到计划之后,冷月很意外瞧了张逸两眼:“姓张的,我真没看出来啊,还挺聪明的!”

她顿了顿,再次补充了一句:“聪明是聪明,就是太狠毒了!”

“对待敌人,我从来不手软!”张逸冷冷一笑:“ 趁着时间还早,我们现在就行动吧?”

听到这话,冷月看了一眼姬小馨,询问道:“她怎么办?”

张逸沉吟了一下,随后微微笑道:“我们兵分三路,我带着小馨一起,如何?”

“好!”

冷月他们不再多言,很爽快的同意了。

紧接着,张逸他们纷纷离开了有间客栈,并且兵分三路往各个方向而去。

姬小馨跟随在张逸的身边,她有些疑惑的问道:“张大叔,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啊?”

张逸笑了笑:“我们去杀人!”

“啊?”

姬小馨一听,整个人都有些傻眼了。

张逸宠爱摸着她的小脑袋,忍不住问道:“小馨,是不是很害怕?”

姬小馨点点头,却没吭声。

她娇小的身子微微哆嗦着,眼里也带着一丝深深的惊恐。

不难猜想,她害怕到了极点!

“不要害怕,有我在身边,会没事的!”张逸微微笑道:“想要在这种世道生存下去,也必须要经历这些!”

听到这话,姬小馨很快冷静了下来,委屈巴巴的问道:“张大叔,不想要小馨了吗?”

“傻孩子,怎么会这么想呢?”

张逸有些哭笑不得,他摸着姬小馨的脑袋说道:“不管将来发生何事,我都不会抛弃,所以,就放心吧!”

“嗯嗯——”

姬小馨轻轻点头,她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大叔,我能不能不跟去?”

“为什么?”

“因为小馨不想看到杀人!”

听到这话,张逸整个人都彻底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