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晚上将近七点。

这时候天地间的阴气开始升腾,到午夜之后阴气会达到顶点,那时候是阴鬼活动的最佳时间。

在棺材中的血尸难保不会急不可耐的想要出去,这时候我也不敢耽搁,立刻拨打了林大海给我的那个号码。

“喂你好哪位?”电话那头响起声音。

“我是林大海介绍来处理你家祖坟事情的。”我说。

提到了林大海的名字,之后电话那头明显呼吸粗重了一些,随后他便惊喜的说:“您是海哥说的道长吗?”

这话算是多此一问。

我按下心神对他说:“正是我,我现在已经到村口了,你出来接我吧。”

“好的好的,道长,您先等一下,我马上就去。”

说完之后电话便挂掉了。

我将手机收起来装到口袋里了,此时站在旁边的孙猛就凑过脸来说:“吴哥等会把你带着的符传给我两张,到时候有事了也能拿出来装装逼。”

“去你的吧,这符纸能随便乱给的吗?你就给我老实点儿,等会儿看我眼神行事。”我说。

黑色蕾丝的混搭

被我训斥之后,孙猛就不敢吭声了,默默低头。

这时候我看到几道手电光芒从村里头照射出来,当下便站定身体和孙猛一起站在村口路边上等。

不一会儿那手电光芒接近。

我看到有三个人一起过来,为首一人穿着休闲服,头发梳理得很整齐,一看就是工作比较体面的人。

他应该便是林大海跟我说的那个朋友了。

果然,在我注视着那几个人的时候,他们已经到我跟前,为首的那个穿着整齐的中年男子就上前打量我一眼。

他看着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说:“请问您就是吴先生吗?”

“是我。”我点点头。

我估计他是没料到我会如此年轻,原本林大海所说的人应该是我的师叔苍山,只不过现在我代替苍山而已。

这个事情,也不知道林大海有没有跟此人讲过。

好在那个男子反应也快,一瞬间的诧异后,就从床惊讶的状态恢复过来,对我笑着说:“吴道长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叫我叫刘勇,快请到屋里去坐坐吧。”

林大海对我和苍山必定很推崇,否则眼前的刘勇也不会这样恭敬,甚至对我的身份都没有怀疑。

“不必了。”我直接摇头。

随后继续说:“关于血棺的事情,我已经有所了解,原本我想等到第二天过来的,但恐晚了会生变化,所以就直接赶过来了,那血棺现在何处,带我过去瞧瞧。”

我的话挺出乎刘勇预料的,原本他估计还想着迎我到家中坐着喝会儿茶。

这时候见我说的急迫,他也不在耽搁,便咬牙说:“现在那棺材就存在村头的山神庙里,我带你们去。”

棺材流血很不吉利,安放在家门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既然我已经知道在棺材中躺着的是一具血尸,把它安放在家门之外也能减少一些危险性。

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停放棺材的山神庙那里。

此时在山神庙外亮着一盏15瓦的灯光,虽然光线不是很明亮,但也将整个山神庙前的地方都给影照出来了。

此时正对着庙门的位置安放着一具陈旧的棺材,这棺材下边放了三个马扎,以此来撑住它的重量。

而在棺材下,则放着几个陶盆,此时正在滴答滴答的流着红色的液体。

那液体在灯光下反射着妖艳的红光。

这就是血棺了,仅仅瞧着这个样子,都叫人害怕不已。

此时,在棺材边上还跪着几个披麻戴孝的女子,在不断的烧着纸钱。

夜风吹着,将旁边所扎着的白布都给带动不断飘扬。

陈旧滴血的棺材,暗淡的光线,以及黝黑洞口一般的山神庙,加上旁边守孝的那些人,将整个放棺之地,都被衬托出浓郁的灵异气氛。

“呜呜呜……”

哭泣的声音随风传递,听着让人心里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