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妮看到那条信息,眼皮子不由狠狠的跳动了几下,不由得苦笑几声。

最终,她还是选择没有理会。

她就像是一只被豢养的金丝雀,随时等着主人的临幸,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这种感觉,真是该死的糟糕透了!

李妮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她很快发动引擎,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老家。

回去的路程,由于她的超速驾驶,三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缩短了一半。

很快便回到了A市,她来到了最繁华的地段。

李妮透过茶色车窗,将A市的夜景一一收揽眸中,非常优美的绿化带,由星星灯点缀,奢华至极,流光溢彩,整个城市都显得非常梦幻。只是,她不喜欢这样的夜,太过让人无法招架。

皇后PUB。

烫金大字高高悬挂在几十米,镂空的牌子,闪烁着诱惑的彩光。

李妮在附近找好停车位,将车停好,深吸了一口气,便走了进去。

一进门,便被扑腾而来的热浪冲击,她冷冷的俯睨着在舞池内堕落的人群。

热裤元气妹子假日悠闲出行

酒吧放着最劲爆的音乐,舞池内陌生的肢体各种揩油,挑逗。

这是属于夜的狂欢。

李妮穿越过人群,直接走入员工内部通道。

她到了更衣室换了衣服,并拿过酒牌。

没错,她白天是一本正经的白领,晚上在这里兼职,不然只靠上班那点工资,真的没办法满足母亲贪婪的索求。

酒牌上,她负责的包厢是6号,看来又有不少小费了。

李妮唇角扬起淡淡的笑。

6号属于皇后PUB里的VIP,里面消费的客人,一般都是名流,或者是商界新秀精英,那种客人一般出手大方。

一旁的柳柳画着很浓的烟熏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妖精,只是身材瘪平。

她望着李妮的酒牌,酸溜溜的说道:“哼,凭什么你又是6号包厢?明明姿色普通,根本不及我一分颜色。”

明明李妮跟她穿着同样的服装,可是她的身材就撑得起,别说男人看了能被勾了魂,就连女人都不得不羡慕。可偏偏她的腰却又纤细的不盈一握,身材好的简直让人流鼻血。

柳柳嫉妒的瞪着李妮的好身材,就算将来她隆了胸,估计也比不上这个女人吧?

李妮根本没有理会柳柳,只是对她嘲讽性的冷笑了一声,便端起酒托,向包厢走去。

“不过就是仗着身材好,脸丑死了!”柳柳不屑的瞪着李妮离开的背影,对着镜子搔首弄姿。

可是,任凭她怎样鼓捣,还是无可奈何,气得她简直想砸了这镜子!

……

李妮托着酒盘,一手轻轻的扭动把手,6号包厢的门便开了。

与外面的喧嚣热闹不同,里面竟然安静的不可思议。

外面的声浪丝毫没有扑进来,可见隔音效果有多好。

她轻轻的将门带上,将手中的酒盘,果盘,放到了长形桌上。

眼睛,却抑制不住好奇心,不由自主的向四周瞟了瞟。

来这里上岗前就经过培训,这里的领班就严肃的告诫过她,出入皇后PUB里的人龙蛇混杂,各个都有深厚的背影,不管她在包厢里看到什么,都要聪明的保持默不作声。

哪怕有人杀人放火,也绝不能过问。

李妮收敛起自己的小心思,将果盘一一摆好。

她的眼睛向左边瞟了一下,却看到在一鲜红色的意式沙发上,一名高大的男人搂着两个佳人。

由于半隐在黑暗中,她只看到了男人那双修长的腿,还有他那双名贵的鳄鱼皮鞋。

李妮不敢再看,开始兑起酒来。

她熟练的将红茶倒入酒杯中,跟伏特加兑到了一起,动作优美而熟练。

静谧的会所内,除了轻音乐,就只有她调酒时偶尔发出的酒杯碰撞声。

而李妮在看到男人侧脸的刹那,整个人差点如堕冰窖……

竟然,竟然是宋北野。

那个男人就算化成灰,她也能认出来!

她憎恶的,厌恨的望着宋北野,这个男人毁了她的生活,强了她,又强制的拖她去医院堕胎,以至于她落下了妇科病根,到现在她的身体都不太好。

李妮冷冷的望着宋北野,偷偷的拿出手机,趁着酒杯的掩护,给当警察的朋友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将其快速的删除,并将手机关了机,塞入了自己的兜里。

“过来,给宋二少倒杯酒。”其中,一个检验东西的男人,不耐烦的说。

“嗯。”李妮忍着狂跳的心脏,压低脑袋,长长的发,遮住了她的小脸。

她将酒杯摆成一排,拿起兑好的酒,再次认真的调制了一番。

包厢被烟雾缭绕,呛人的烟味,传遍了整个空间。

纸醉金迷的生活,真是社会的败类!

李妮在心里低低诅咒着,她半跪在地上,一直低垂着脑袋,迟迟不肯为宋北野送酒。

见李妮磨磨蹭蹭的一直在那兑酒,一声不吭的像个哑巴,粗壮男人极不悦的踢了她一脚:“怎么这么慢?快去给宋二少倒酒!”

李妮攥紧了拳头,端起一杯调制好的酒,走到宋北野的面前,头垂的很低。

她把酒递到宋北野的面前,嗓子也刻意压得很轻:“您的酒。”

宋北野却连动都没有动,眼皮子更没有掀一下,交叠的长腿随意晃动了两下。

他左边的绝色佳人,娇笑着接过了李妮的酒杯,嗲嗲的道:“宋二少,我来喂您吧?”

宋北野不置可否,但一双眸子,却扫视过她。

片刻,点了点头。

美人娇笑,樱桃小口含住了艳红的酒液,抱住了宋北野的脖颈,嘴对嘴的喂了下去。

昏黄的灯光下,宋北野细碎的棕色短发散落额前,最前端的发烫成了三七分的小卷儿,配上他那双妖冶的褐色眸子,的确很有迷惑女人的资本。

尤其,他现在跟女人唇舌纠缠的那一幕,相当的放浪形骸。

李妮不由厌恶的别开了眼。

可是,下一刻,不知道身后谁推了她一把。

李妮脚下一个踉跄,没有站稳,硬生生的扑倒在地,肩膀磕碰到茶几的棱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