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粮草不够的问题,就这么被解决了。

不过终究是没落到实处,诸葛亮也不在言语,就此略过。

但告知雷绪,荆州并不富裕就行了,一方面是收拢人心,另一方面也是预防他想要搞事情。

毕竟当山大王当惯了,很有可能在继续劫掠一方。

诸葛亮瞥了关平一眼,见关平给了他一个搞定的眼神,随即笑了笑。

定国不会早就想要如何安排雷绪了吧?

可这件事给雷绪的感官很不一样。

没想到交州的合浦太守士壹是关平的师弟,士燮多大岁数了,他亲弟弟能比关平小吗?

倒是不知道关平他师承哪家啊?

如此厉害,竟然让士壹甘愿做小也就罢了,还心甘情愿的送上粮草。

一副你不收我的粮,就是没拿我当亲师弟的模样。

士壹他是看关平的面子吗?

甜美日系女孩室内清新照

显然不是啊!

雷绪看向摸着胡须笑意满满的刘玄德,没想到这个宽厚长者竟然如此不显山不露水。

鸟悄的就把交州给收入囊中了?

高,实在是高!

要不然他刘玄德能一次次从泥地里站出来,并且这次来了个大翻身。

雷绪更加觉得自己这次是赌对了,流浪许久,终于遇到对的主公了。

就算刘皇叔将来走到了称帝那一步,那也是名正言顺的刘家人。

犯不着到了天下诸侯共讨之的地步,而且刘皇叔也不是那种喜欢享受的人。

雷绪倒是想错了。

谁不喜欢享受享受?

只不过有些人得了机遇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本心,有些人克制不住罢了。

粮草虽是不缺,但刘备依旧按照剧本,继续说着那些老弱病残之事。

甚至说了经历战事,百姓流离失所,死于战乱的也不在少数,故而要鼓励生育。

除了五六千精壮,剩下的女人若是未出嫁的活着是寡妇的都要形成花名册,也好恢复人口。

雷绪自然是满口答应,他一个人可照顾不了那么多的兄弟女人。

宴会一直进行到黑夜,这才作罢。

第二日一早,士壹就前来与关平道别。

“师兄,我就不多待了,即刻回到交州,为刘皇叔筹集粮草,尽早的送回来。”

“师弟,那就辛苦了你了,这阵子忙于战事,我也未曾把师傅的本事传授给你。”

关平也是说着话,只是不晓得要搞什么技术。

“师兄这是说的什么话,白日制冰的本事,世上谁人知晓?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我大吃一惊!”

士壹摸着胡须开口道:“师兄且安心,我交州的粮食就算随手洒下,那也能收获。

还有师兄画与我的其他东西,我也尽量派人去寻找一二,只要是有,定会给师兄送来。”

“如此,一路顺风。”关平侧了下头,随即抱拳道:

“这是我为师弟准备的夜里猛,是精盐,每日加在饭菜里,无需多吃。”

“啊,夜里猛!”士壹的眼睛立马就亮了许多,急忙问道:“为何不能多吃?”

“吃多了容易掉头发!”

“师兄曾经不是说过人变秃了也就能变强了,是这个意思啊!”

士壹瞪大了眼睛,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真不是这般意思,师弟,精盐虽好,不可贪吃哦!

待到粮食充足,我便要尝试师傅教给是的酿酒之法,保管一杯倒!”

“哈哈哈,到那时,我倒要尝尝鲜了。”士壹大笑着跳上船,抱拳道:“师兄,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关平挥了挥手,对于这个憨批师弟,只是觉得有些好玩。

船帆渐渐鼓起来了,战船顺流而下,消失的很快。

“少将军,我怎么觉得士壹如此行为,倒像是有些故意做作呢。”

一直旁观的周鲂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子鱼,管他是不是真心的呢,总之我还有许多他想要的仙法,能让他着迷,且吊着他。”

关平毫不在乎的笑了笑,仙法不就是炼金技术吗?

士家这一代人,在交州富贵异常,皆是喜欢追求自身的精神文明建设。

在心中还是有着大汉帝国这个思维在的。

等到了真正三国的时候,谁都想要裂土一方称王称霸。

毕竟,当皇帝永远是那么吸引人去前仆后继。

反倒是士家第二代人有了不该有的野心,想要裂土称王,这才被孙权给剿灭。

或者说孙权早就看不过士家掌控交州。

等到士燮死后,抓住了士家子弟想要反叛的机会,直接把士家碾进土中,从而掌握整个交州。

关平站在江边吹吹风,现在的结果比他预想的要好上许多。

吕蒙死了。

文聘死了。

曹仁丢了襄阳。

曹军损失惨重,至少两三年内无力在进攻荆州。

张辽依旧是调往了合肥,反倒是臧霸进驻了宛城。

关平很想建议孙大帝不要死磕合肥,发挥水军优势,走广陵一线。

趁着臧霸不在,肆虐徐州,然后拓宽河道。

不过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周大都督估摸着还想着要去益州走一波呢。

让他跟曹老板正面对冲,不符合他心中的利益。

甚至还想着要算计自家扛把子呢。

毕竟刘备数起数落,这份心志,就让人觉得可怕,不得不防。

“少将军。”傅士仁急匆匆的走过来抱拳道:

“自称是诸葛孔明夫人的人,想要进营参观那霹雳车,被某给拦下来了。

她说是少将军请她过来的,末将认为还是要来确认一二。”

“没错,是我请黄夫人来的。”关平拍了拍傅士仁的肩膀道:“傅将军,果然是个懂规矩的人。

霹雳车乃是军中机密,岂容他人随意观看。”

“是是是。”

傅士仁轻轻的出了口气,辛亏自己想要拍马屁,知道少将军在这岸边送人,故意前来请示一番的。

否则那女子一提他是诸葛亮的夫人,自己什么话都不会说,直接把她送进去好好看。

谁不知道,如今主公最信任的人就是诸葛亮!

关平在傅士仁的带领下,前往一旁的工匠营,瞧见了黄夫人还有两个姑娘。

仔细一瞧,亭亭如雪的竟然是自己未过门的夫人赵襄!

关平笑了笑,这可是第一次见面,差不多一年多未曾见过了。

眉眼如花。

世上真的有那种自带笑脸的姑娘!

在加上这身高。

关平忍不住赞叹,赵叔当真是好基因,女儿也如此靓丽养眼。

“好了,果儿,我们进去。”黄夫人拽着自己的女儿道:“人家二人许久未见,也该好好聚一聚了。”

众人皆是散去。

“平哥。”赵襄抱拳行了个礼。

“襄儿,不必如此见外。”关平笑呵呵的还了个礼。

赵襄脸色微红,跟在关平一侧,沿着江边慢行。

关平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这属于包办婚姻,算不上青梅竹马。

赵襄开口问道:“平哥,你吃了吗?”

“吃过了。”

“近来可好?”

“好的很。”

……

二人又是一阵沉默,关平止住脚步,突然来了兴趣问道:“襄儿,你身手如何?”

赵襄眨了眨一双大眼睛:“还行!”

传闻赵云的师傅是枪王童渊,张绣,张任是入室弟子,而赵云是晚年所收的关门弟子。

而童渊的夫人也是河北的颜家人。

颜良说不准就是童渊的子侄辈。

“那咱们两个比划比划吧。”

关平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反正现在又没法聊什么乱七糟八的现代知识。

“好啊!”赵襄兴冲冲的摆出手势道:“快点,来啊,平哥!”

“这就~来了!”

嘭。

关平被放倒,躺在草地上,微微一笑。

“平哥你没事吧?”

赵襄眨着大眼睛,自己还没怎么使出父亲教的功夫,平哥他怎么就倒下了。

“没事。”

关平缩回手,面色正常,内心却是有些翻涌,原来是有料的。

赵襄随即坐在草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笑道:

“我师公还会一种赤手空拳的攻防术,也教给我父亲了。”

“哦?”

关平点点头,有点像是近身格斗术似的意思。

“你这是从你爹那里学来的?”

“那当然。”

“厉害厉害,寻常人打不过你。”

“哈哈哈!”

关平眨了眨眼睛,这杠铃般的笑声是闹哪样?

不对,怎么也算是自己的夫人,能是杠铃般的笑声吗?

铜铃般的笑声?

也不合适。

还是车铃般的笑声,听起来好受多了。

布灵布灵的。

笑声过后,二人也算是重新熟络起来了,甚至越好了改天一起去打猎,这个初冬时节,还不算太晚。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

当关平听闻吕范这个“大媒婆”来了之后,诧异了许久。

虽然甘夫人过世了,可糜夫人还在啊,孙大帝不至于还要把他妹妹嫁给自家扛把子吧。

关平于是又一次作陪,准备听听吕范来了到底是有何用意?

毕竟以前都是鲁肃单线联系三兄弟社团的,如今换了联系人,总得要探探口风。

几人在厅中奉茶坐下。

刘备倒也没有藏着掖着,直言道:“子衡来此,是有何事商议?”

“乃是好事。”吕范摸着胡须道:“听闻刘皇叔夫人过世,在下有一门好亲事,也不想避嫌,是硬着头皮来做媒,还望刘皇叔勿要怪罪。”

“做媒?”

刘备大吃一惊,实在是没有想到他夫人刚刚过世没几天,吕范就要来做媒了。

这关江东何事?

“吾中年丧妻,乃大不幸也,夫人他尸骨未寒,我焉能再取。”刘备摇头婉拒。

诸葛亮摇着羽扇并未搭言,只是在心中思索,吕范想要给自家主公做媒,那女方是谁。

关平眨了眨眼睛,不会吧,孙权真的要把他妹妹嫁给刘备这个老头子?

是不是贪图他年纪大不洗澡?

还是孙权受够了他妹妹孙尚香的胡闹行为,特地送到盟友这边,来祸祸三兄弟社团的扛把子?

吕范却是不赞同刘备的话,甘夫人说她是妻,是给刘备面子,谁都清楚,刘备的正妻早就亡于战火当中。

一个侍妾死了,他再娶旁人又有什么呢!

吕范直言道:“人若无妻,如屋无梁,岂可枉费人伦,吾主吴侯有一妹,二八年华,美而贤,多少江东子弟求而不得。

若是孙刘两家能够永结秦晋之好,曹贼必定不敢再次大举侵犯,东南可保无虞。

此乃家国量变,还望皇叔勿要推辞。

唯一就是我家吴夫人甚爱幼女,不肯远嫁,还望刘皇叔能够屈尊到江东成婚。”

吕范说完之后,便目光灼灼的盯着刘备。

此等于公于私的好事,难不成刘皇叔还要推脱吗?

刘备见诸葛亮并未言语,只能推辞道:“子衡,我年过半百,白发以生。

吴侯之妹二八年华,乃是妙龄女子,绝非与我是良配啊。”

关平端起茶杯默默吐槽了隐居:大伯父他年纪大怎么了?

年纪大就不能喝手磨咖啡?

就不能老牛吃嫩草了?

就不能一树梨花压海棠了,

就不能享受享受了,信不信我分分钟哭给你们看。

诸葛亮见主公总是看向他,这才开口道:“子衡先生,莫不是要我家主公入赘江东?”

入赘?

关平终究是没忍住笑出了声,不知道大伯父他会不会说三年之期已到,嘴巴一歪,灭了孙家。

然后诸葛亮单膝跪地抱拳请刘龙王,回荆州主持大局。

“入赘自然不是,只不过是前往江东完婚,为了让我家老夫人安心,诸位也知道我家主公乃是至纯至孝之人。”

吕范回怼了诸葛亮后,继续劝道:“吴侯之妹,虽为女儿之身,但志比男儿,时长嚷着向其父兄学习。

更是说非天下英雄,她才不嫁,现在刘皇叔闻名四海,乃是忠厚君子,世人谁不夸赞一声。

正所谓淑女配君子,岂能因为年龄作为借口!”

“大伯父,我觉得子衡先生说的没错,爱情这是没有年龄之分。”

关平认真的点点头,爷孙恋就爷孙恋,反正都是政治联姻,更不是自己的闺女。

刘备瞥了自家侄子一眼,打刚才他就一直在笑,根本就没有停过。

若是自己取了一个比他年岁还要小的女子为妻,传出去,说不定会引起什么口舌呢。

更何况自己还有糜氏,前往江东更是像个陷阱,焉能随意结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