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你是什么人呢?和陈医生是什么关系?”

那个记者打量着陈牧,又问了一句。

陈牧说:“我是她的朋友,现在她还没醒,你如果想要采访什么的,等她醒了以后同意让你采访,你再来。”

那记者又问:“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陈牧微笑着问:“你为什么想知道我的名字?”

那记者说:“就是随便问问。”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钱进。”

“钱进?嗯,不错的名字……你是哪里的记者?”

“我是《生活透路社》的记者。”

陈牧继续微笑的问道:“没听过你们这个媒体啊,该不是那些走自媒体路子的小工作室吧?”

记者摇摇头,很有点蜜汁自信的说道:“我们是由明日头条投资的,正经的媒体公司。”

清纯大长腿少女午后可人私房照

陈牧露出恍然的神情:“哦,是这样,原来是正经的媒体公司啊。”

记者又问:“那我现在可以知道你名字了吗?”

陈牧还是微笑:“不可以!”

“……”

记者感觉自己被搞了一下,微微一顿后,又不死心的问:“那你具体是陈医生的什么朋友?同学?同事?这总能说吧?”

“你猜?”

“……”

猜你妹啊,记者看着陈牧那张微笑着的脸,真有点想挥拳的冲动。

陈牧看见对方不说话,连忙很主动的问:“你们的这个《生活透路社》主要是做哪方面的内容,赚钱吗?”

赚不赚钱关你P事啊……记者很不想回答,不过为了挖到新闻,对方又没有主动结束聊天,他就耐着性子解释了一下:“我们《生活透路社》主要报道一些本地的热点新闻、奇闻轶事之类,读者还是很多的。至于赚不赚钱,那是老板的事儿,我不知道。”

“那就是不赚钱了。”

陈牧点点头,露出一个好像很了解、也很同情的表情来。

“……”

记者被噎了一下,还没说话,就又听见陈牧问他:“你说你们的读者很多,到底有多少?”

“微波粉丝超过千万,微信粉丝超过百万”

“哇,那是不少了……”

陈牧点点头,又问:“你们的内容是以做图文为主,还是做视频为主?”

“都有。”

“不错不错……嗯,如果在你们那里卖个广告,估计要花多少钱?”

“……”

记者觉得自己也算是见人多了,可这人的思维他实在有点跟不上,这特么卖广告又是什么意思?

陈牧看见记者需张着嘴没说话,突然有点自以为是的会意过来:“哦,我明白了,这些……你在你们那儿的级别可能还不够,所以不清楚,对吧?”

记者更无语了,他觉得自己真的被搞了,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陈牧不知道记者的想法,说道:“好了,就这样吧,你先把联系方式留下,等陈医生醒了我帮你问问,看看她想不想接受你的采访。”

记者只能无奈的离开了,他有点发狠的想着回头一定要去护士站查一查,看看这个人叫什么名字,究竟是陈曦文的什么人。

……

陈牧重新把门关上,随手将记者的联系方式放在病床一旁的床头柜上,准备等陈曦文醒了以后再和她说这事儿。

不一会儿,陈曦文的父母就赶过来了。

他们看见女儿生病,表现得非常急切,一连问了陈牧好几个问题,然后立即打电话找人,把女儿转到VIP病房。

没多大一会儿,医院的几位最高领导一起来了。

他们和陈曦文的父母显然是熟人,聊了几句后,就关心起了陈曦文的病情。

陈牧一看这情况,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转身走到VIP病房外的沙发躺下,找了张毯子往自己身上一盖,直接就睡。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陈牧其实是饿醒的,如果能有口吃的,他能继续睡到晚上。

准备出门去找点吃的,他先走到陈曦文的病房看了一眼,陈父陈母不在,只有陈曦文一个人在里面看手机。

陈牧走进门去,问道:“好点了吗?”

陈曦文躺在床上,脸色很白,看起来精神不怎么好。

她把手机放下,没回答,反问道:“昨天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吧?”

“是!”

陈牧呵呵一笑,摆手说:“小事一桩,不用谢我。”

“送我来医院的事情,我谢谢你,不过……”

陈曦文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直接把手机朝陈牧递过来:“你看看这个。”

陈牧疑惑不解的接过手机,看了一下,等看清楚手机页面上所显示的内容,当场有点啼笑皆非起来。

那是一篇通讯类的微信文章,说的是“最美扶贫医生”在义诊期间病倒,被送到了医院急救的事情。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文章最末尾的地方,花了不小的篇幅描述女医生是被一名神秘的陈姓男子送进医院的。

文章用很含糊的语句提及,经过记者的调查,这名男子身家丰厚,在当地拥有大量物业,而且手里还有一家赚钱的旅游公司,是一位土豪似的年轻人,疑似和“最美扶贫医生”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

“雾草……”

陈牧看着这篇文章,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是昨天晚上那个叫做“钱进”的记者的脸,忍不住惊叹:“这哥们也太能编了,我怎么就成了身家几千万的大土豪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陈曦文有点没好气的问。

陈牧把昨天记者上门的事情简单说了,然后指了指一直放在陈曦文床头的联系方式说:“我还说等你醒了问问你呢,没想到只过了这么一晚上而已,这哥们居然已经把文章写出来了。”

陈曦文听明白了,把那联系方式看了一眼,摇头说:“幸好这只是一个小自媒体栏目发的文章,读者人数不是很多,应该没关系的。”

陈牧又看了一遍文章,有点惋惜的轻叹:“早知道这样,我就把名字给他了,顺带让他帮忙打个广告。”

陈曦文眉头一挑,有点说不出话儿来,暗想:这人……怎么他关注的点,总是这么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