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岩离开十重天,没逗留。

直接通过望风的道重回天界。

砰!

他刚从神途道中走出,府邸内便响起一声巨响,望风受到一股力量冲击连退数步。

望风实力本身便弱,支撑楚岩一路走到十重天再回来,此刻脸色苍白如纸,嘴角都有血渍。

看向望风,楚岩心中一暖,途中他其实感应到过。

有好几次,神途道都摇晃的快撑不下去。

可偏偏凭借一股意志力支撑到他回归。

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纵使神途道内引起空间混乱,依旧不会伤害到他。

可望风担心,不允许,强撑着。

这一份情他默默记下。

“好兄弟。”拍了拍望风的肩膀,楚岩没多说“咱自家人,我不多说,以后等师兄真的完成一切,给你娶媳妇。”

美女的“浴望”图片

望风咧嘴一笑“那感情好,叶寻师兄也有另一半了就我没有,等师兄给我介绍,咱们一起闯荡江湖,人又多了一个。”

“好。”

楚岩点头,随即他没在这里耽误。

如今联络好十重天,可谓是真的万事俱备。

——

此时,仙王宫。

压力巨大。

游街、闹事、起义的人越来越多。

人影如帜。

人头攒动。

一张张横幅被拉的飞起。

部是呼唤让楚岩清醒,不要再受上苍妖兽迷惑一类的。

仙王宫内,任倩儿等人都纷纷出现,镇压暴乱。

“仙王醒一醒!”

“仙王难道不想给吾等一个交代吗?”

“仙王真的要为了一只魔族妖兽置我们的安危而不顾吧?”

人群中,呐喊声不断。

一些人是真的无知。

还有一些,居心叵测。

然此刻,楚岩已回到仙王宫,神念扫射出去,清晰了解外界一切。

一些人,被他锁定,多少都有一些其余几界的气息。

但他也懒得去这时候与其计较。

天界。

大乱!

苍生欲讨伐上苍之妖。

就在这时。

“轰隆!”

一股可怕气机,爆发。

震荡天地。

仙王宫门户开启。

楚岩降临。

“上苍,你真的是他人卧底?”下一刻,楚岩陡然爆喝。

在他对面,一只肥硕的棕色大熊出现,胖成一个团,一脸委屈“傻子,不要信啊!我是好人,我是跟你一伙的,他们在说谎!”

“上苍,我也相信你不会骗我,昔年你多次救我于水火之中,可我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空穴来风,你说你与外界无关,如何能够证明?”楚岩声音震天,郎朗乾坤。

不止天界,震荡的创世界都能听见。

“傻子,你不信我,我也无能为力。既然如此,那我离开天界,从此你我恩断义绝。”上苍巨兽气愤说道,肥硕的身姿转身要朝天外飞去。

可就这时,一道绝世剑芒一闪而过。

咔嚓!

上苍巨兽前方的路被斩断了掉。

“傻子,你,你要杀我?”上苍巨兽愤怒的转回身看向楚岩。

“楚岩!”

“师弟!”

这时,任倩儿等人都是内心一惊。

楚岩……真的出手了?

只见此刻,天界一些中流砥柱,譬如楚瓮和魂尊等人都是微微皱眉,看向楚岩,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来。

他们是老一辈人。

所以很清楚。

上苍巨兽不可能是外界奸细。

可楚岩还是对上苍出手。

是楚岩不懂吗?

在他们看来,不是。

楚岩一定也懂。

但他还是出手了。

这意味着什么?

楚岩,动了一些歪心思。

“你果然还是没能忍住诱惑吗?”

楚瓮声音失落。

杀上苍,一劳永逸!

解决乱世大患。

在楚瓮看来,楚岩对上苍出手,什么奸细都是借口,而真正的原因是这一个。

任倩儿等人此刻也有一些失落。

师弟……真的变了吗?

原来小师弟不是这样的。

他为了龙盟。

为了仙域。

是可以拼杀一切的。

是那个无论前路何等荆棘,都总是会挂着灿烂笑容的阳光少年。

是那个嘴上总是说着一个都不能少的英雄。

现在,却被逼迫到为了解决一切,对上苍巨兽出手的地步了吗?

“傻子,你对我出手?”

楚岩眼神冷漠“上苍,枉我对你那么信任,今日你若说不出原因,不能自证清白,休怪楚某我无情了!”

“好啊,那你杀我啊!楚岩,我对你失望透了,你杀了我吧。”上苍巨兽这时也委屈极了,哭着道。

楚岩眼神中闪过挣扎,可还是心一狠,再次朝前劈出一剑。

上苍巨兽也不躲闪,就站在那。

“砰!”

可就这时,在上苍巨兽身前的空间一阵荡漾。

突然,有一尊巨大无比的蛟龙浮现,眼神赤红,一爪将楚岩的剑光捏碎,死死怒视楚岩。

妖帝!

不止妖帝。

除了他,在上苍巨兽身边还诞生了数道身影。

每一位都很强。

实力皆在开五门以上。

其中有一棵巨大的古老树精。

楚岩扫视一眼便隐约猜出身份。

应该是上苍巨兽口中总喊着的大木头。

“楚岩!!!”妖帝降临,当即发出一声冰冷至极的怒吼“你敢对它出手!”

对视妖帝,楚岩眼神冷漠“妖帝,我敬你昔年在源界对我有恩,今日乃是我与上苍的私人恩怨,让开,否则今日我屠了你!”

“该死!混账!”妖帝暴怒“你糊涂吗?上苍与你伴生而生,你从尘间修行至今,他帮你多少?你现在要杀它?恩将仇报?”

“我说了,让它自证清白,可它没有,那我今日无法饶它,我要给天界一个交代!”

“混账话!”妖帝气的浑身哆嗦,庞大的身躯都不停在人影与妖躯之间变化,他低吼声“它从你出生便在你体内,怎么证明?你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

然说到这,妖帝突然想起什么,怒意更盛“混蛋,楚岩,这一切都是你的借口?你根本就不是为了让它证明,你就是想要杀它对不对?你知道上苍之道的特殊性了?”

此言一出,降临而来的诸多强者脸色皆变。

天界许多顶尖强者也是露出失望之色。

然而,楚岩却恍若未闻,冷冷的盯着妖帝,低吼声“再说一句,你让还是不让?”

“不让!”妖帝怒喝“想杀上苍,那你先过了本帝这一关!”

“找死!”楚岩气机陡然一变,手持绝世神剑踏虚朝前压去。

“轰!”

一股大道压迫降临,让妖帝脸色都是一变,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顾不上那么多,龙爪迅速朝前撕裂了去。

“砰!”

随即一声巨响,剑芒落下。

“啊——”

妖帝发出一声惨叫,与楚岩对轰一击,巨大的身躯直接被一剑劈飞,倒飞数千米。

远处,镜尊与木帝瞳孔皆是一缩。

好强!

妖帝有多强?

昔年被誉为神皇之下第一人的存在。

可此时,挡不住楚岩一剑?

天界之外,神朝、神庭皆有强者出现。

袁王、辰王都看观看天界,眼神有些异样。

内讧了吗?

“可怕。”半响,袁王突然自语一声,刚才楚岩那一剑,哪怕他还隔着天界的壁垒,但仍然感受到了一丝锋芒。

他甚至在想,这样一剑若是斩在他的身上,他能够抵挡住吗?

“楚岩……恐怕真到皇下极的地步了!”辰王也是微微点头。

“你们说,楚岩这一次弄这么大动静是何意义?”袁王突然冲诸人道“难道真的与上苍闹僵了?”

辰王等人都皱眉。

“你们觉得,楚岩是这种人?”袁王却不信道“他的性格,那恨不得天界一个人都不死,这些年更是把所有恩怨、责任都抗在自己肩膀上,无数次拼杀,可现在却突然对上苍出手,你们不觉得事情有一些诡异?”

诸人沉默。

确实有些奇怪。

而这时,袁王突然一愣,似是联想到什么,惊道“你们说……这家伙,不会是又故意要引神皇出现吧?再弄一次屠皇大戏?”

此言一出,众人神色皆变化。

还要屠皇?

上一次战到那种地步还不够?

辰王有些拿捏不定道“不会吧?可天界这一次与上次实力上并无太大进步,即便真的引出神皇又能如何?”

“不知道。”袁王此刻也觉得自己有一点看不懂了,眯眼道“难道真的和诸人猜测一样,是他忍不下去了吗?想要杀了上苍一劳永逸?”

此刻。

九重天。

道门之地。

嗖!嗖!嗖!

连续有身影闪烁,降临。

“该死!楚岩在做什么?”

“对上苍出手?他疯了吗?”

“什么外界奸细,是胡扯,他是想要撼动创世根基吗?”一道道怒吼声传出。

“穹!”这时,又有人低吼“真要让他这样胡闹下去?上苍若陨,会发生什么,吾等无法确定。”

然这时,天/皇身影幽幽出现,俯瞰向天界,眼神复杂。

他也有一点看不懂了。

为什么?

故意想要引他们出面吗?

可意义何在?

能杀掉他们吗?

不可能的。

上一次轩皇下界,便一人镇压界,更别说他们还是创世级的。

“楚岩……你究竟要做什么?”此刻,天/皇也有一些想不通,但他却没有急着现身,他总觉得楚岩像是故意演戏给他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