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因为周小素怀孕关键期,行动有些不方便,便和大家告辞先行离开。

阮白和李妮也有了困意,一齐跟同事们告辞,而那些继续留在KTV唱K的,除了白曼意外,其他都是一些男同事。

大家假意欢送了他们一番,便继续自己的局。

阿曼德不想再在无聊的包厢呆下去,他想出去送送阮白,便佯装脚步踉跄,假意推辞自己醉了,要回去休息,其他男同事也没有挽留他。

毕竟,这些留下来玩的,都有着各自的小心思。

等女同事们都走得差不多了,那些平日里看起来正经的不得了的男同事,便叫来了KTV领班,挑选了几个身材样貌俱佳的陪唱小姐,继续吃喝玩乐……

包厢里热气腾腾的,但是一出蓝尊的大门,便感觉到冷空气飕飕的往人的脖子里钻。

索性,阮白和周小素她们,都穿着厚长保暖的羽绒服,每个人都带着厚重的围巾,她们把自己全身都给武装起来,倒是没有那么寒冷了。

“周姐,我送回去吧?”阮白有些担忧的望了一眼周小素的肚子。

周小素的肚子已经五个月了,但是大的好像有点不同寻常,阮白总怀疑是双胞胎。

周小素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豪爽的笑道:“没事,我已经叫过滴滴打车了,很快车子就会过来。天那么冷,跟李妮早点回去休息。们也是打车回去吗?”

粉色房间里的粉色女孩

李妮扶住了周小素的胳膊,嗔道:“周姐,小白半小时之前就发信息给老板了,估计老板很快就到蓝尊门口,不用担心小白……倒是一个孕妇,这么晚挺着大肚子回家,挺不方便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这样吧,我送回去好了,今晚在家休息,明天一早从家直接去上班。”

周小素感激的眼神,落到了李妮身上:“那就谢谢了,妮妮。”

说实话,她一个人的时候,无论多晚回去她都不怕,但自从她的肚子里孕育了新的生命,她真的不敢拿自己和宝宝开玩笑了。

李妮笑了:“哈哈,周姐,我们都是朋友,跟我客气什么?我们……”

“滴滴……”

一阵汽车鸣笛声,在黑夜里响了起来。

一辆白色的奔驰轿车,停到了她们的前面不远处的街道上。

周小素定眼一看,车尾号为AM6655,这的确是她下订单的车子。

而奔驰车的旁边的转角处,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稳稳的停靠在那里,几乎和浓黑的夜色融为一体,就像是隐匿在黑暗中的优雅独角兽。

周小素自然认得,劳斯莱斯是她们总裁不自己驾车时的座驾,她知道老板肯定是过来接阮白的。

因而,周小素并没有过去跟慕少凌打招呼,她反而对奔驰车招招手:“师傅,这边!”

奔驰车又往她们的方向开了一些。

周小素转身叮嘱阮白:“小白,我们的车来了,我和李妮先走了,我刚刚看到老板的车在拐角处那边。他不知道等多久了,记得要早点回去。好好休息啊,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阮白同时对她们俩道别:“嗯,周姐,和李妮也好好休息,不要让自己太累了。”

周小素和李妮坐到了奔驰后车座,摇开窗户,她们对阮白摆摆手:“小白,我们先走了,明天见。”

等她们走后,阮白这才看到那辆熟悉的劳斯莱斯。

慕少凌打开车门,一身俊朗的从里面走出来,阮白像只欢快的雀儿一般,扑向了他的怀抱……

阿曼德从蓝尊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阮白扑向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的画面。

她在前面走的飞快,仅仅一个纤细的背影,都足以颠倒众生。

一束强光从转角处逐渐的射过来,刺得阿曼德有些睁不开眼睛。

他不由得微眯起了那双湛蓝的眸。

他从小便出生在非一般的富裕家庭,见过的豪车自然不少,但这个时间点,又是这样一辆奢华的车子来接阮白,阿曼德没有办法再保持心绪平衡。

他看到,阮白扑到了一个年轻男人的怀里,男人亲昵的拥住了她的腰,小心翼翼,与她耳鬓厮磨。

暗影下,阿曼德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只看到那个过于高大瘦削的背影,在昏黄的路灯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优雅温润,却又似乎蕴含着猛虎一样的迅猛力道,看起来矛盾的诡异。

这个男人,他就是阮白口中的那个所谓的男友吗?

看起来似乎很强势的样子!

作为一个英国绅士,阿曼德知道自己不该偷听别人的谈话,但内心的冲动却驱使他加快脚步,躲在一个离他们较近,但他们又看不到的粗壮法国梧桐树后面,偷听他们的交谈。

他只听到那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就像是大提琴演奏那般动听,带着淡雅的薄凉,还有着情人的万般亲昵。

慕少凌的温热的气息,拂过阮白的耳畔:“笨蛋,怎么还这么冒冒失失?切忌以后不要这么莽撞,万一摔到了怎么办?”

阮白对着那个男人说了什么,阿曼德没有听到,他只看到男人又对着她的耳畔说了一句什么,惹来她的娇拳相向。那个男人轻笑,将她困在自己的怀里,握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手,深深的吻了一记……

望着他们恩爱的画面,阿曼德略略有些嫉妒,同时也有些气恼,更有一些不甘心。

他千里迢迢来到华夏,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心动的女孩,竟然还被其他男人给捷足先登,上帝对他真是不公平!

阿曼德不禁恼怒的狠锤了一下粗壮的树干。

这时,慕少凌犀利如箭般的视线,蓦然的射向了他!

阿曼德顿时一惊,他立即闪身到梧桐树后躲好,警惕心好强的男人!

慕少凌盯着那一棵突然有些微摇动的梧桐,一瞬不瞬,刚才他似乎看到有个人影躲在树后面。

一阵风吹过来,光秃秃的梧桐树,摇曳的更厉害,慕少凌又摇了摇头,也许是自己看错了?

刚才那棵树的摇动,是因为风吹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