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王梯震动。

越来越多的始王宗弟子汇聚。

他们震撼的看着。

这等灵气潮汐,他们一辈子都是见不到几次!

“你们看,冰王峰的弟子都在灵气潮汐中!”

“你大爷,她们这次真的是赚大了!”

很多弟子眼睛都羡慕的红了。

他们也很想进去,但奈何唐天乾等人站在前面,他们也不敢乱来。

“我等进去这么困难,但你冰王峰的弟子却在里面修行!柳瑜,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夏王峰主厉喝。

“我怎么知道!”柳瑜怒道。

“你……”

“闭嘴!”唐天乾严厉喝道。

俏皮文艺少女

众人顿时一顿!

“你们,进去看看!”唐天乾指了指身后弟子,示意他们进去。

那些人一振。

“是,宗主!”

他们急急冲了进去,浑身就是颤动,感受到了灵气的浓郁。

“快,快往上冲,越往上,灵气越浓郁!”众人兴奋大叫。

“看到了么?”柳瑜冷哼!

“我们的压力变大,但弟子的压力似乎都减弱了很多。这…到底怎么回事?”越王峰主深深皱眉。

“答案应该就在最上面,柳瑜,你弟子柳冰云不是能出入雪王梯?叫她上去看看!”唐天乾吩咐。

“她不在。”柳瑜直接拒绝,此刻自然不能让柳冰云出来。

“那你可知这雪王梯有什么变化?”唐天乾再问。

“这一年多,雪王梯的灵气倒是涨了不少。当时也没在意,没想到是吸收了五峰灵气!”柳瑜回答。

“那这雪王梯有什么秘密?”唐天乾皱眉,这本是各峰的秘密,就算他是宗主也不会过问,但此刻显然要问清楚。

“似乎有藏着什么传承,但历代皆没有发现什么,久而久之也就当成了传闻!”柳瑜有些不悦,但还是说了出来。

“传承么……”唐天乾神色清寒。

下一刻。

他挥手,道:“开启五峰诸王阵,若是没人捣乱自然是好。若是有,必然让其插翅难逃!”

“是!”

而此刻。

一个青年双眸赤红的赶来。

他眼中有着太多振奋与固执。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他是唐战。

“原来前辈在这里!”

唐战看向雪王梯,知道苏玄就在其上。

这半年多的时间,他不眠不休的盯着始王钟。

他在赌苏玄必然会引动始王钟!

天不负有心人!

在此刻始王钟大震的瞬间,他清晰感觉到一丝细到稍纵即逝的气息冲向雪王梯!

唐战知道,自己终于等到了。

很快,他冲到了雪王梯前。

很多人都看到了,脸上多多少少有些讥讽。

这些年唐战疯疯癫癫的盯着始王钟,他们自然知道。

在他们眼中,这是堕落,烂泥扶不上墙。

唐天乾自然也知道自己这儿子来了。

但,他看都没看一眼!

在唐天乾眼中,早就当没这废物儿子了。

毕竟,他儿子又不止一个!

唐战感受到了众人的视线,却不在乎。

这些年,他已经感受到麻木。

“我要变强,我一定要变强,这次怎么也要前辈收我,哪怕背叛始王宗!”唐战内心大吼,带着极重的怨气和执念。

他,义无反顾的冲上雪王梯!

不同于其他人,唐战根本不吸收灵气,只是如蛮牛般往上冲。

“又发疯了……”下方顿时有人低语,神色鄙夷至极。

雪王梯上。

本就待在这里的冰王峰弟子已是极其靠近尽头。

她们明显感觉到身上的压力轻了。

原本以她们的实力,是万万不能冲到如此高度的!

但此时此刻,灵气浓郁了,她们却是觉得能冲到尽头!

“这是大造化啊。”她们很激动。

很快,一众冰王峰的女弟子就是冲到了灵气之雾中。

她们明显感觉到灵气更为浓郁。

“这还是我们隔了一段时间才冲上来,要是第一时间就在这里,能吸收多少灵气啊!”她们惊呼。

要知道此刻苏玄已是吸收了大半的灵气,灵气之雾已是开始变得稀薄。

“你们看,大叔也在这。”

“他怎么还坐着?”

“他不会也想修行吧?”

“别傻了,大叔怎么吸收灵气都不知道。”

她们看到了苏玄,却并没什么感触,只觉得要是坐在上面的是她们就好了。

“人帅也就算了,运气还这么好,可惜就是命不好,不能修行……”宁依依唉声叹气。

苏幽幽则是秀眉皱的越深。

她越看,越感觉苏玄不凡。

毕竟在这等灵气浓郁下,苏玄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坐着,这本身就不正常!

很快。

灵气之雾越发稀薄了。

这时。

不曾吸收灵气的唐战率先冲了上来,下方的弟子则是边走边吸收,慢了许多。

唐战看到了苏玄,浑身顿时巨震。

尽管苏玄变年轻了,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果然是前辈!”

他眼眸有大惊喜,也有很大的果断。

在一众冰王峰女弟子惊诧的注视下,唐战深深跪伏在了台阶下,带着极大的恳切。

“他又发什么疯?”她们自然也知道唐战。

“他不会是在跪大叔吧。”有女弟子嘀咕道,因为唐战跪拜的方向正是苏玄所在地。

“别傻了,他估计是腿抽筋,要么就是看上你这妮子,跪下求亲呢……”有弟子笑。

“这……”苏幽幽则是眼眸乱颤。

这怎么看,都是在跪苏玄啊!

“不会这么巧吧……”她低喃,越来越觉得玄乎。

苏玄微微睁眼,看了唐战一眼。

“倒是执着。”苏玄眼神淡漠,并没有流露丝毫波动。

他看了眼下方,神色悄然凌厉了一分。

“也快了,是时候开始最后的蜕变!”

苏玄不理唐战,最后准备着。

时间流逝,下方的弟子也都是冲了上来。

他们看到了苏玄,也看到了跪拜着的唐战。

“这疯子又在干什么?”

“他在拜的是谁?”

众人惊疑。

“你们知道不知道他是谁?”其他峰弟子问冰王峰弟子。

他们看着苏玄气度不凡,还以为是某个不曾出现的天骄。

“大叔是雪王梯扫地的,是个凡人。”有女弟子小声道。

大叔?

扫地的?

还是个凡人?

众人一怔,随即哄堂大笑。

“这唐战莫不是傻了,竟拜一个扫地的。”有弟子讥笑。

此刻下方众多强者看不到,他们也不再掩饰。

“哈哈,让他跪着!”

“我看那扫地的位置最好,咱们去将他轰走,看看唐战这傻子还会不会跪着!”

他们大笑,跃跃欲试的看向苏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