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的爱如星光最新章节!

慕少凌离开后,周文艳提着保温瓶跟果篮,牵着周春妮的手也跟着离开。

保姆在病房里与淘淘面面相觑,最后问道:“淘淘小少爷,说少爷他不会责怪我刚刚这么说话吧?”

淘淘摇头道:“肯定不会,爸爸都烦死这种人了,阿姨,刚才做得好好,我觉得爸爸还要加的工资才对!”

从他小时候开始,这种情景就不断的发生,他已经是见怪不怪。

都怪他的爸爸魅力太大,到处惹人喜欢,所以应付这种事情,他也是经验十足,就算没有他们的妈妈,也不到这个周春妮的妈妈来当他们的妈妈啊!

淘淘摸了摸下巴,思考着,他还是比较喜欢念穆姐姐。

另外一边。

慕少凌往外走,因为在等电梯的瞬间,周文艳母女又走过来了。

她站在一旁同样地等着电梯,与他的距离有些近,她的脸蛋不禁红了起来。

他身上的味道,还真好闻……

周春妮晃了晃她的手,示意着什么。

清纯美女唯美小清新图片

周文艳回过神来,笑着问道:“慕先生,您是要去哪里?”

“公司有点事。”慕少凌说道,事实上,是朔风那边有情况。

“公司有事啊……急吗?要是不急,能送我跟春泥一程吗?很近的,就十分钟的车程,现在这个时候不好打车,不然我也不好意思麻……”

“很急,不方便。”慕少凌还没等她说完,又一次打断了她的话。

周文艳没想到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拒绝,脸更是红的火辣。

她自问自己的条件也不差,但是这个男人好似不解风情一样,故意让她难堪。

周文艳默默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周春妮被握得受不了,没忍住轻声呼唤了一声,“妈妈。”

她才回过神来,笑了笑,说道:“既然忙,那还是不打扰了,我跟春妮,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周文艳的话说的十分委屈,但是慕少凌没有任何的波动,身边的女人,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若不是她的孩子是淘淘的同学,他可能话都不会多一句。

电梯到达楼层,慕少凌走了进去。

周文艳本想站在他的身边,却被其他人冲到了角落,无奈之下,只好牵着女儿的手被人挤着下楼。

到达一楼后,她还不舍地朝着慕少凌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最后才带着孩子离开。

慕少凌到达地下停车场后,找到自己的车,上车直接飞奔到别墅那边。

朔风早就在门内等着他。

“老大,来了。”他说道。

慕少凌推开车门下了车,往里面走去,“怎么回事?”

“那女人刚刚像发疯一样地抽搐起来,青雨现在在里面替她治疗着,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朔风见假阮白突然出现情况,便立刻通知了慕少凌。

毕竟这个假阮白是他们掌握恐怖岛资料的重要人物,他也不敢疏忽。

“去看看。”慕少凌下了楼梯,走到地下室。

推开房间的门,一种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朔风解释道:“我们每天都会清理的,但是这个女人像是跟我们作对一样,所以没有办法,气味重了些。”

慕少凌皱着眉头走了进去,看着青雨在给她推药水,皱眉问道:“她是什么情况?”

“这个情况看来,是药瘾犯了。”青雨解释道,待针水部推入假阮白的静脉以后,她抽出针管,看了一眼针管上沾的血,小心翼翼放在烧杯中。

她等会儿要做一下研究。

“什么药瘾?”慕少凌问道,她在慕家生活了那么久,也没见她吃什么药有什么瘾。

“老大,还记得当初卡茜用来控制意志的药物吗?那管蓝色的药水。”青雨提醒着。

慕少凌颔首,空气中充斥着难闻的味道让他的眉头紧皱。

“那药物是岛屿里的医生研发的,那时候医生就在研发着一种新的药物,类似于DU药的一种药,要是吃了,只要定期吃解药就没事,但是那时候还是在研究阶段,他们只在俘虏的身上做实验,所以我们都没有被注射,我猜,过了这么久,那药物肯定已经被研发出来了,所以恐怖岛的人出岛的时候都会吃这种药,然后定期地注射药物来控制药性不被发作。”青雨估摸着说道。

慕少凌一听,神色变得更黑,“现在给她注射的是什么?”

“安定……”青雨说道,“刚刚她抽搐得厉害,要是不注射安定,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得过今晚,没有办法,只能这样,我现在先拿她的血去做研究,看看能不能证实我的猜测,但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就算我的想法被证实了,我也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研究出解药来,老大,做好心理准备吧……”

她说的心理准备就是眼前的假阮白,会因为没有解药,随时遭遇生命危险。

慕少凌的脸更加黑,蹲下来,看着被注射了安定的女人,他也顾不上嫌她脏,直接扯着她的衣领,问道:“我的妻子到底在哪里?”

刚被注射了安定,假阮白还有些意识,听着他的质问,轻蔑地笑了笑,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的。”

慕少凌手上的力度加大。

脖子被衣领扯着,假阮白感觉到一阵的窒息,她缓缓闭上眼睛,努力不跟他求饶。

因为这些天,她已经见识到男人的无情,就算她怎么求饶,都是无用的。

只不过,她也不甘心自己这样就死了。

假阮白一直在等着他会为了淘淘而开口求自己,但是到了现在,他都没有求自己的意思……

难道说……

假阮白感觉到脖颈被拉扯的力度越来越大,她说道:“就算我死了,也不会知道,那个阮白,到底在哪里,还有,我死了,的儿子也活不成,只有我,只有我,才能救他!”

慕少凌的目光逐渐黑暗,他把假阮白提起来,又蓦然松手。

“砰”的一声,她狠狠摔在床上。

身体的疼痛让假阮白已经分不清是什么疼痛,她笑着,脸上的表情狰狞,“为了找的妻子,让的儿子陪葬,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