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保安见Tina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好退回工作岗位,死死盯着陈毅。

Tina走回大堂,对着站在那里的前台叮嘱了几句,才走向电梯口。

上楼之前,她看了一眼还坚持站在门口的陈毅,无奈摇头。

幸好念穆不在,他在这里站着也是白站,而且虽然他们的老板已经出院,但目前还是在家办公,念穆定然会陪着的,所以他这段时间是等不到念穆了。

Tina离开以后,陈毅依旧站在马路边等着念穆。

他相信只要继续等下去,一定能等到念穆的。

站在马路对面的阿木尔看着陈毅不放弃等待的模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念穆给他回消息了。

她让他别管。

阿木尔眯着眼睛,目光危险,他怎么能不管?

这会儿,他看到了必须管,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阿木尔重新坐回车里,等待着陈毅什么时候离开,再寻找机会。

陈毅站在那里足足站了大半个小时,但是也没见念穆。

娇嫩清纯尤物娇羞可人

难道她还不知道自己在这边等着她?

陈毅心里疑惑,像这种大公司楼层,肯定有其他消防出口的,他现在担心的是,念穆知道他在正门守着,趁机从其他安出口离开。

这样,他的等待就变得毫无意义。

陈毅想着,走上前。

保安看见他踏进范围内,严厉着一张脸,挡住他,“先生,你没有预约,是不能进来的。”

“其他人没有预约都能进来,我怎么就不能进来?”陈毅铁着脸。

“其他人不是T集团的黑名单,但是你是,所以你不能进来。”保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内心有些厌烦。

要不是这个男人,他们也不用两个人都在这边站岗。

“什么黑名单,我怎么不知道?”陈毅瞪大眼睛,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集团,居然搞这出。

“你上次在大堂这边骚扰我们公司的职员,早就被列入黑名单,要是你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你现在可是站在T集团的地方上。”保安冷着脸呵斥,要不是Tina叮嘱过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他们早就架着这个人出去。

“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陈毅黑着一张脸。

“不知道,但是反正跟公司没有任何合作关系,我去报警。”其中一个保安并不畏惧,毕竟这件事有上司替他们顶着,得罪了,也不怕。

而且这个陈毅,一看也不是什么得罪不起的人。

听到报警,陈毅怂了,立刻往后走,站会马路边。

保安见状,只好停止报警的动作。

天色越来越晚,天气也冷,陈毅站在路边,冷得直跺脚。

他没有离开。

因为一路等下来,他发现T集团的职员都在加班,没有多少人是离开的。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才有人陆陆续续的下班。

陈毅看见不断有人从电梯走出来,来了精神,开始打量着里面有没有念穆的身影。

可是到最后,念穆都没有出现。

Tina走出电梯,有些意外,陈毅还站在门口等着。

他是一直等了几个小时吗?这个男人对念穆是有多大的执念啊……

Tina瘪了瘪嘴,她之前吩咐过,要是他没有过分的举动,就让前台不用汇报,然而没想到,他就真的站在那里一直等了几个小时……

然而,他的执着,Tina没有觉得多感动,反而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怕。

之前若不是董子俊吩咐下来,她还懒得理会那么多,反正他怎么等也等不到念穆的。

此时,她更是什么都不想跟他说。

Tina走出t集团大楼。

陈毅看见她,立刻上前,“念穆呢?”

“我怎么知道?”Tina不耐烦地往旁边走着,他脑子是抽筋了吗怎么还朝着自己询问?

“你跟她要好怎么可能不知道?”陈毅看着她,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他的脸此刻干裂得很,嘴角直接爆开能看到血丝。

“我跟念教授不是同一个部门,我也不是她的上司下属,怎么知道那么多?麻烦你让开,我要下班。”Tina冷着脸说道,天气那么冷,她被一个这样的男人堵在这里,心里很是不爽。

陈毅握紧拳头,不打算放她离开。

“你这样我要报警了。”Tina盯着她。

陈毅并不想闹到警察局,这样对他的前途会有不好的影响,而且这件事的确是他错了,闹到那边也是自己理亏。

无奈之下,他只好让路。

Tina傲气离开,走到不远处的打车点,拦下一辆空的计程车离开。

陈毅看着计程车离开,目光阴沉,快步上了自己的车,开车离开。

坐在车里的阿木尔看见这幕,直觉告知,肯定有事发生,于是也开着车跟上。

三辆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行驶着。

Tina坐在车上还在回复着工作邮件,并没注意到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计程车。

到了地点后,她下了车。

还有大概百来米的小路她才到家,最近因为家里的问题,Tina搬回了家,她的家是在城中村,所以要穿过小路,一般小车都过不了,因此她只能步行。

走了十来米,她感觉不对劲,好似有人在跟踪她……

意识到这点,Tina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往后一转身,看见站在身后不远处的陈毅,她愣在那里,“你怎么在这里?”

她尖声叫着,突然又意识到什么,继续质问道:“你在跟踪我?”

Tina的尖叫让陈毅紧张起来,他挥了挥拳头,哑声道:“我要见念穆,你帮我给她打电话。”

“你找她不会自己打电话啊?”Tina微微平复了受惊的心脏,他是公务员,应该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才是。

“我打不通,你是她的朋友,你帮我联系她,不然别怪我动手了!”陈毅吓唬着,他也不敢真的动手,只是看着Tina这么瘦弱好吓唬。

他也想主动联系念穆,但是无论用哪个电话,念穆好像都知道是他打过去的那样。

第一遍,会接通但是没人接听直接被挂断,第二遍,则是直接的对方正在通话中,他就被拉黑了。

“神经病,你需要的不是念教授,而是心理医生。”Tina翻了翻白眼,继续往前走。

陈毅握住拳头,往墙上猛然一击,“是你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