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赤镜岭内。

突然异象诞生。

万千大道,竟突然疯狂起来。

轰隆!

不光是赤镜岭。

此刻,整个妖界都突然摇晃起来。

大道咆哮,乌云密布,诞生无数雷霆,似乎有人触犯这方天地的天条一样,不可饶恕,欲要摧毁一般。

“怎么回事?”

霜皇与天魔王脸色陡然一变。

邪门了!

“该死,不是已经驱散排斥力了吗?怎么又来了?”

长腿清纯少女在没有水的泳池写真

霜皇大骂。

天魔王也是皱眉:“不止,比刚才还要更强,之前只是妖界的道才排斥,但现在不一样……魔族的道也在排斥。”

“神族也是……”

霜皇无语,他感受到了,神族的大道此刻也在产生排斥之力。

咔嚓!

事实也是如此。

两人以为是自己踏入妖界所导致妖界排斥。

但不是。

此刻,三界都在晃动,一道道雷霆浮现,化为一道道血劫,迅速破空冲着妖界劈去。

嗡!

三界。

神境、魔境、人境,部有至强存在升空。

归一祖皇无数。

一个个眼神异样。

“妖界发生了什么?”

“三界的大道都在排斥。”

这一刻,哪怕是神主等至强的存在也在皱眉。

这种情况,哪怕是他们也没有见到过。

那感觉就好像是……三界的大道在与人交战一样。

万道杀出。

大天王也是无语:“不会又跟那小子有关吧?他一天天究竟都在搞些什么?不是圣皇吗?”

“应该……不会吧?”天毅小声道。

诸人无言。

看不透,搞不懂。

然而,三界这边大家只是在看热闹。

妖界……

霜皇和天魔王两人却是惨了。

万道诛杀。

血劫降临。

轰!

霜皇一拳打出,却是当场吐血,被大道排斥力震退千米,脸色大变。

怎么会这么强?

就因为我们进入妖界?万道便要杀我们?

当年妖主留下的意志力如此之强吗?

“天魔王,一起,该死!”

霜皇怒吼,咆哮。

出大事了!

大道之劫降临!

关键是让他都感受到了一些危机。

一旦弄不好,他都可能会死在这里。

“为什么?”

霜皇咆哮,绝望。

天魔王也是脸色大变,不敢大意,迅速腾空。

轰隆!

两大归一力爆发,这一刻妖界又诞生血劫,疯狂朝着两人劈来。

“该死,我们越强,这劫难也越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霜皇这一下是真的慌了,为什么会这样?

“那也要抵挡!力抵御,只有妖界血劫在变强,这大道之劫没有,能挡!”

天魔王怒吼。

心中也是恼怒。

早知这样,不将妖界驱散了。

留下一些轮回,起码还能帮忙分担一些。

现在好了,这大道之劫部落在他们两人身上。

“杀!”

“杀!”

“杀!”

而这时,两人在拼命抵御大道。

劫难之中,竟然隐约有声音传出。

“外道!杀!”

“杀!”

“杀!”

两人都惊呆了。

我去?

大道说话了?

什么情况?

两人哪怕是归一,但也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

天地大道,这时竟好像化为一个个人影一般,手持各种兵刃,疯狂朝着赤镜岭杀来。

三界。

神境。

神主听见那声音,突然浮现,面露震惊。

“不可能!”

那是什么?

大道发声?

外道?

不止如此。

轰隆!

魔境,魔主也是瞬间飞出,充满震撼:“这怎么可能?这,外道?不!这不是外道,这,是有人在创建新道?”

反倒是人境这边,大天王一脸茫然。

不懂!

大天王,活的还是太短,没经历过上古,远不止神主和天主他们知道的多。

但此刻,人境之内,虚空上却是突然有大脸浮现,带有一丝莫名与茫然:“新道?怎么可能!这天地……还有人能够创建出新道吗?这,怎么会这样?是谁?”

大宇王则是一下浮现,出现在大脸旁,冷冷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新道?”

大脸这一次没跟大宇王斗嘴,颓然道:“原来……这天下,还可以出现新道吗?还有人,可以在这天地间留下意志吗?”

“什么玩应?”大宇王一脸莫名其妙。

说啥呢?神神叨叨的?

古仙楼。

云香也是一下浮现,看着妖界呢喃:“新道……出现了吗?这天下,要出现第六族了么?”

小青在一旁好奇道:“娘亲,啥是新道?”

云香深吸口气,许久道:“新道……天地之新道,上古年间,大道不,三界之主开主道,后人来补!而在上古,总有一些真正的妖孽,他们不甘区域人下,最终他们的意志会成为这天地间的一部分,在这天地间留下一种属于他们自己的道,这便是新道!”

“而据我所知……这天下,创建新道的,不会超过10人!人主的人道,神主的神道,魔主的魔道,仙主的仙道……一道一族!开新道,创新族。”

云香震撼。

是楚岩吗?

可是,怎么会?

他才圣皇啊,有这个可能吗?

哪怕是人主他们,也都是修炼到归一后,经历无数历史的沉淀,方才开辟出了新道,在这天地间留下了属于他们的一缕意志。

楚岩一个圣皇怎么能够做到?

开新道,创新族!

这在三界亿万年的历史长河中都是一件大事件。

夸张一点。

这都能被称之为一个纪元了!

妖界。

妖族藏身之地。

鸾王突然飞了出来,也是一脸茫然。

这……那小子搞的?

啥情况?

不会是因为我说了几句吧?

然后就弄来这么大的异象?

关键是,你才圣皇啊,你就敢创新道?疯了吗?

这天地不劈死你?

啥叫新道?

融入三界的,那才算新道。

关键是,三界道位是有数的,你突然间搞出一条新的,这就意味其余大道要给你让路啊。

你在其余大道抢地盘,干脆说是在和这天地抢地盘,这天地大道还不打死你?

这新道就跟个印章是的,你印上了,是新道。

以后三界有你之道的一席之地。

可印不上,那就是外道啊。

外道,共诛之!

此刻,三界万道便是,部疯狂朝着楚岩劈来。

在排斥楚岩。

赤镜岭。

楚岩也懵了。

真的。

他本来还挺高兴的。

跟自己过去面对面交谈了一下,又充满了斗志和热血。

睁开眼,他刚想着撒开膀子去拼,去干呢,结果就听见一阵阵灭杀声。

震耳欲聋。

三界大道好像都要杀他。

连他自己世界内的道都在咆哮,欲要将他体内新诞生的那一信仰之道给击碎。

“卧曹!啥情况?天要杀我?”

楚岩惊了。

当然,自己世界还小,毕竟被顺服了。

关键是……赤镜岭外那一团团血劫是啥玩应?

咋感觉都要劈死我呢?

而且……好强!

他刚看见,霜皇被一血劫都给劈成焦炭了,真身都破碎许多。

好惨……

那可是祖皇啊,都这么惨,这要劈在自己身上,那还不一下就给秒了?

“我……是不是惹来大麻烦了?”

下一刻,楚岩毛骨悚然!

卧曹!

别闹,我不要这道了好不好?

干不过啊!

万道都要劈死我?

这还不算。

楚岩看着外面,突然愣了一下。

“神道,魔道,人道,妖道……恩,这些我都认识,我去,那是什么道?我没见过啊,你凑啥热闹?不对啊,这道从哪来的?”楚岩惊呆了。

他看着外面的大道之劫,大多数他都认识。

起码熟悉。

可有一股道,或者说有一捆道,他很陌生,见都没见过,此刻也在朝自己杀来。

唰!

大世界之眼运转。

然后他愣住了,惊呆了。

“这,这他么是仙族的道?”楚岩下巴一下都长大。

是的,他看见了。

那些道都是从三界天上飘下来的。

“神经病吧?”楚岩想骂街。

……

然而,他只是想。

外面,真有人在骂街了。

霜皇跟天魔王。

砰!

天魔王再次遭到一劫重击,喋血不断,倒飞万米,背后一对魔翼都残破起来,脸色苍白。

霜皇情况也不比他好,更惨,一根手都没了。

祖皇,被打成这样,真的太少见了。

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两人莫名其妙啊。

咋的啊,这天地大道一下就要杀自己了?

霜皇眼看着一道劫光朝他劈下,眼神一狠:“该死,逼我是吗?燃!”

轰!

霜皇燃道。

不是自爆,只是燃烧。

不至于死,但此次之后,必定重伤。

另一边天魔王见状也是心一狠,无奈爆喝:“燃!”

“杀!”

两人都是眸呲欲裂,拼命朝那大道之劫杀去,也是愤怒无比。

他们是祖皇,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太可恨了。

这两人一下也拼命了。

赤镜岭内。

楚岩都看呆了。

我去……这俩人这么莽的么?

这大道,好像是来干我的啊,他俩咋比我还激动呢?

但下一刻,他激动了,此刻就差拉个拉拉队,他都想要出去给这俩摇旗呐喊了!

干的漂亮!干他啊!什么狗屁劫难,杀啊!霜皇,天魔王,你们最强,最帅,杀啊!

三界。

“……”

神主与魔主也看呆了。

下一刻,神主咬牙切齿,一道神言传出:“混账!滚开!那劫难不是杀你俩的!给我滚开!”

“……”

妖界。

霜皇和天魔王都听见那神言了,眼睛一下瞪大。

啥玩应?不是杀我俩的?

神主和魔主这时也是气结。

两个废物!

白痴!

这劫难跟你俩有啥关系?结果可好,一个个燃道去杀。

现在好了,本来击杀祖皇都轻松的劫难,此刻被两人生生给消耗掉了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