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奕说着,目光看向青霜,道:“你来自何地?”

青霜犹豫了,不知该不该告诉苏奕。

“大荒,天玄界。”

这时候,天穹下的空间隧道内,那威严的声音响起。

大荒!

苏奕瞳孔微凝。

这是他转世重修至今,第一次从一个陌生人口中听到“大荒”二字。

纵使苏奕心性坚若磐石,也不免微微有些恍惚。

大荒之地,九州并存。

而在大荒天下,拱卫着足足三十三个世界位面。

其中,便有天玄界!

清纯衬衫美女黑直长发拂面优美写真

按照疆域划分,天玄界距离大荒最北边的北雪州最近,和其他五个世界位面一起,并称为“北雪六界”!

天玄界的修行势力很复杂,儒家、佛门、魔宗三种道统并存,呈三足鼎立的格局。

除此,还有兵家、道家、符阵一脉、鬼修一脉的一些势力。

当然,天玄界终究只是大荒天下三十三个世界位面之一,远无法和九州之地相提并论。

那等差距,就好像在苍青大陆上,偏远小国去和大夏这等霸主大国的区别。

“这夜烬剑皇是玄幽境修为,而在天玄界,这等道行已称得上是顶尖了……只是,以前我却不曾听过此人名号,这是否意味着,对方是在我转世之后证道为皇的?”

苏奕有些拿捏不准。

他不知道,夜烬剑皇是何时离开苍青大陆,又是何时进入天玄界,在此过程中,其修为又处于何等层次,以至于也很难推断出有价值的消息。

沉默片刻,苏奕摇了摇头,没有再多想。

他迈步来到月诗蝉身边,道:“取一滴鲜血给我。”

月诗蝉一怔,心中虽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她咬破指尖,浸出一滴鲜红的血珠。

苏奕取出一个玉瓶,将这一滴血收起,道:“有了这滴血,以后我若要找你,便轻而易举。”

月诗蝉这才恍然。

苏奕又从袖袍中取出一块玉简,以神念在其中镌刻出一道玄奥莫测的敕令。

而后,他以神魂沟为引,从九狱剑截取一缕气息,封印在玉简内的敕令内。

“把这枚玉简收起来,若遇到致命的危险,就以自身修为,催动此玉简。”

苏奕将玉简递给月诗蝉。

“苏兄,你的脸色……”

月诗蝉吃惊发现,几个眨眼间而已,苏奕那清俊的脸庞变得苍白起来,眉梢间涌起抑制不住的疲色。

“无碍。”

苏奕随口道。

九狱剑的气息太过恐怖和霸道,哪怕他以禁灵敕令的力量,也仅仅只能勉强封印一缕。

可即便如此,也让苏奕的修为和神魂力量消耗极大,以至于脸色才会变得那般苍白。

“收下吧。”

苏奕将玉简塞给月诗蝉,道,“以后我不再你身边,也莫要在求索剑途上懈怠了。”

月诗蝉玉手紧紧握住玉简,嗯了一声。

这清冷如冰的少女,内心明显不像表面那般平静。想了想,苏奕传音道:“另外,抵达天玄界后,你若遇到化解不开的难题,可以前往大荒天下的西岳州,去那佛门第一圣地小西天走一遭,到了那里若有人问,你只需说一

声‘莲台犹在否’,自会有人来见你,到时候,你将难题说给他听,必可得到解决。”

月诗蝉一呆,心中也是震荡不已。

这番话,让少女敏锐意识到,苏奕是了解天玄界的!

并且,对那地方的情况了如指掌!!

而苏奕所言的“小西天”、“莲台犹在否”,更让月诗蝉愈发吃惊,苏兄他……究竟是什么人!?

“这些话,莫要和任何人说,否则,必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

苏奕传音叮嘱。

月诗蝉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少女取出一枚色泽陈旧暗淡的木簪,递给苏奕,道:“苏兄,这是我小时候,婆婆为我买的第一个簪子,虽然并非宝物,于我而言,却有不一般的意义,你…

…能帮我保管么?”

少女扬起小脸,眸子尽是希冀之色。

“当然。”

苏奕笑了笑,接过木簪。

见此,月诗蝉顿时轻松似的,露出笑容。

那一瞬,直似冰雪在春日阳光下融化,那笑容之美丽,让苏奕只觉天地也为之黯然失色。

“小姐,我们该离开了。”

不远处,青霜有些着急,天穹下的空间隧道,已隐隐有不稳的迹象,再不离开,极可能会就此崩灭。

“去吧。”

苏奕轻声道。

月诗蝉没有再耽搁,迈步上前,和青霜一起,掠入那天穹下的空间隧道内。

“多谢道友成,以后若有缘相见,我月长天定有所报答!”

那威严的声音还在回荡,形似门户的空间隧道已剧烈动荡起来,几个眨眼间而已,便化作瑰丽的光雨消失不见。

天玄界夜烬剑皇月长天?

苏奕记住了这个名字。

夜色深沉,万籁俱静。

附近山河,早在之前的战斗中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就连苏奕他们之前打坐静修的那一座位于半山腰的破庙,都已随着山岭的塌陷而覆灭。

“苏大人,您可听说过天玄界?”

这时候,葛谦、元恒他们走了过来。

“没有。”

苏奕心不在焉道。

他自然是撒谎了,不愿多谈和大荒九州有关的事情。

“诗蝉姑娘此去,还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白问晴轻叹。

“走吧。”

苏奕没有搭话,负手于背,朝远处行去。

月诗蝉的离开,并未让他太感伤。

反倒是这次想起月诗蝉前往的,正是大荒九州的三十三个世界位面之一,不免让苏奕有些怅然。

“前世,我将玄凝托付给小西天砚心老和尚时,这老和尚就已猜出,我极可能要前往幽冥探寻轮回转世之秘。”

“若以后月诗蝉真遇到化解不开的难题,去小西天拜见时,老和尚定然会知道,我苏玄钧已转世成功。”

苏奕暗自思忖,“不过,以老和尚的为人,以及他和我的交情,定不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了。”

前世的时候,苏奕可以用性命托付的挚友,屈指可数。

砚心佛主便是其中之一。

这一天,是十一月十五。

离开大夏九鼎城至今,已有近半个月时间。

这一天,月诗蝉踏入其父亲夜烬剑皇所开辟的空间隧道,离开苍青大陆,前往天玄界。苏奕一行人,则启程继续朝大周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