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彩虹桥的光芒消逝在黑暗中,便有更加凄厉的光芒从天而降。

庞大的阴影再次从地狱中升起,自无尽之海上一掠而过,洒落燃烧的尘埃。在巨大的双翼之下,一点点舞动的火星飞快坠落,迅速放大。

到最后,整个黑暗的深空都被无处不在的炽热火光所覆盖。

好像有十万个太阳降临在此处的海渊之间,无数恶毒的熔流不断的从炽热的太阳之中喷薄而出,又环绕着它们,形成了庄严的冠冕。

可这一份足以将无尽之海煮沸的热量并未曾落在群星号之上,而是随着火焰巨人的咆哮,向着他手中的神迹刻印汇聚而去。

苏尔特尔的身体在迅速的膨胀,转瞬间从数十米的夸张程度变成了足以撑起天空的恐怖形态。

而在他手中,火焰之剑迅速收缩,抽取着漫天的热量供应,焕发出一阵难以言喻的昏黄之光。

好像即将坠入地平线之下的夕阳。

暮光。

在这暮光映照之下,万物都浮现出一缕衰败的迹象,就好像即将迎来自己的终末那样。

破灭之刃·雷万汀!

神话中奏响诸神黄昏的神迹刻印于此重现。

躺下的美眉才是最漂亮的

收尽了世间的一切光芒,昭告永恒凛冬和死寂的到来。

足以将一切焚烧殆尽的暴热和将万物冻结带来死亡的冻气汇聚在了这一剑之上。

——斩!

瞬息间,整个无尽之海干脆利落的出现了一道沟壑。

自巨人的脚下笔直的向前延伸,千万吨海水蒸发,又紧接着冻结,形成了凄白的海渊,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

破碎的声音响起。

来自无数双螺旋巨柱。

半边被烈火覆盖,焦痕遍布,半边则在绝对零度的低温中彻底冻结。

深渊血系所铸就的密仪在瞬间被打破了。

恰似锡杖敲笞瓦罐那样。

可无数带着焦痕和冰霜的碎片却悬浮在了半空。

群星号之上,手杖顿落。

玛瑟斯缓缓抬头,漠然地凝视着这一切。

编号咒弹杀不死他。

甚至算不上重创,只不过是形骸的缺损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哪怕被天文会小扳回了一局,可是他依旧未曾有过丝毫的气急败坏,只是再次抬起手,敕令着漫天的双螺旋水晶。

他说,“我来到地上,不是要叫你们动刀兵,而是要让你们和平。”

手杖之上,尖锐的鹰首的双瞳有光芒一闪而逝。

漫天水晶被点亮了,笼罩群星号,瞬间令深度数值疯狂坠落,紧接着,整个群星号连带着缠绕在上面的腐梦和巨树一同变得飘忽了起来。

化作虚无的幻影。

世间一切武器无法伤害。

火焰巨人咆哮。

苏尔特尔再次挥剑斩落,而悬浮在火巨人之后的黑袍学者,象牙之塔的副校长从长袍里抽出了一把剪刀。

在虚空中轻轻一剪。

所有人眼前骤然一花。

群星号幻影的状态骤然消散,好像未曾有过任何变化一样,令巨人的一剑瞬间自庞大的列车中穿过,撕破了下面的海洋,煮沸了洪流,令无数水汽蒸腾。

而在火焰之剑的贯穿之下,不论是倒悬巨树还是腐梦都忍不住发出了凄厉的咆哮声,狂怒挣扎。

而随着巨人抽剑后撤,合拢的剪刀再次张开。

幻影状态再次从群星号之上浮现,但苏尔特尔所造成的伤口却已经无法再复原。

——时序剪裁!

在副校长的一柄剪刀之下,柯罗诺斯的圣痕将时间彻底打乱,连带着事象之间联系也被完摧毁。

他将双螺旋密仪被摧毁之后和幻影状态之前的时间裁下,拼接到了幻影状态之中,人为制造出了一个致命的空隙,令巨人能够从容一击的在存世余孽和腐梦身上留下重创。

可一击得手,沙赫的脸色却骤然惨白了起来。

张口,呕出了漆黑的血块。

血块脱离了他的身体之后,就迅速地开始扭曲变形,化作飞鸟,破空而去,落在了玛瑟斯的手中,重新化作血水,又再度凝结,形成锋锐的双螺旋水晶。

“轻敌了吗,沙赫先生?”

他抬起眼眸,不快地瞥着那个被重创的创造主:“你该不会以为,这么多年我们在深渊里就没有任何长进吧?那种上不了台面的技巧最好不要再拿出来了。”

不知不觉,就被玛瑟斯狠狠的阴了一手。

沙赫艰难地喘息着,抬起手,拒绝了来自副校长的援手,勉强地笑了笑:“没想到最先丢人的竟然是我——没关系,既然如此,那就要拿出好东西来给您鉴

赏一下才行。”

在他的手中,一根小小的食管缓缓地浮现,握紧。

拔开塞子。

瞬间,琥珀色金黄的液体从其中流出,瞬间落入海洋,所过之处,璀璨的光芒自海中涌现,迅速地扩散增殖,好像能够源源不断自我复制一样。

无数肉眼难见的单细胞生物在其中疯狂地繁殖扩散,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将一切黑暗驱散,照亮深海,令这海天之间瞬间再无阴暗。

而就在琥珀一般的海水中,无数原始生物种群疯狂地蹿升,浮现,延伸出了新的生态圈,自发地啃食起了双螺旋密仪的根基。

将玛瑟斯所缔造的框架彻底颠覆。

“请尽情品评吧,玛瑟斯阁下。”

沙赫擦拭着嘴角的血迹,微笑着说道:“此乃一切生命的原点,慈悲之海中所萌发的奇迹,由蛋白与酶中永恒酝酿的原始之汤V0.7

——只要这海水不竭,此处便绝非汝等深渊血系的领域!”

玛瑟斯的神情凝重起来,未曾想到沙赫在海洋学上的造诣竟然已经能够向上追溯原始时期,复原出生命在原始之海中所萌发的过程,以另类的方式进入了生命学的核心。

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他妈哪里是生命学,这个王八蛋所缔造出的确是是现境生物所诞生的源泉没有错,可当他仔细追溯的时候,却发现生命的结构和他想象的完不同。

他所创造出的哪里是什么生命——倒不如说,是纯粹的无生命才对!

此刻光芒之海中,每一道光芒每一缕金色都是无数完如出一辙的微小细胞,它们的功能只有最简单的自我生长、自我复制和自我迭代……

换而言之,这是亿兆量级的生物型冯·诺曼依机!

这并非是原始生物的天堂,倒不如说是地狱才对——哪怕延续亿万年、将世上的一切都吞噬殆尽,都绝对无法诞生出拥有灵魂的存在,只有无数繁复到极限的自律机械而已!

在生命之汤的范围内,诚然他一切深渊血系的密仪和框架要受到压制,可他也根本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这王八蛋……这王八蛋竟然直接掀桌了!

就好像在激烈的交火中忽然来了一发辐射脏弹。

并非是以胜利为目的,而是要让所有人都跟着自己一起难受……

是不是玩不起?

象牙之塔的副校长明显早就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了,阴沉的神情越发的难看,离的更远了一些。

可他却不能远离,甚至不能逃避。

倘若刚刚人质在手是他们占有优势的话,如今却轮到他们来进行防守了。

一着不慎……

“铭刻——S Rioghail Mo Dhrea”

壮哉吾血!

玛瑟斯低声宣告,再度催生出无数双螺旋之柱,将自己用定律所编制成的框架依托其上,展开防御,抗衡原始汤的侵蚀。

似是对同僚的懒散颇为不快,他回头催促:“喂,无何有之乡还没准备好么?”

在剧烈的争斗中,两道深渊凶星无奈摇头,抬起手,指了指头顶灰暗的深渊。

在漆黑的深渊中,不知何时已经亮起了一道纯白的辉光。

神圣的光芒从深渊中缓缓垂落,笼罩在整个天空之中——那是黄金黎明在深渊中所缔造的国度,所创造出的成果,或者说……最强的武器。

移动地狱·无何有之乡。

可如今,无何有之乡却难以再进行上浮,无法接近边境的深度。

因为在神圣纯白的光芒之前,无数宛如鲸群的黑影缓缓浮现。

那是战舰,千百艘庞大的炼金战舰,伴随着无数轰鸣的炮火,此起彼伏的烈光从深渊之中不断的浮现。

在十三个深度之外,天文会的舰队已经和黄金黎明正面接触,开始了饱和性轰炸。

深空军团!

那是深空军团所独有的无畏舰队。

这一支自从成立以来就驾驭着炼金战舰巡回在深度之下的军团响应着天文会的命令,紧急的上浮,主要作战序列在在八小时内完成了备战和封锁。

在侦测到无何有之乡出现的瞬间,便率先发起了进攻。

烈度远超此处的战争在深渊之中蔓延,已经有不知道多少深渊生物和升华者们大打出手。深空舰队的六支附庸深渊军团已经尽数开拔,同黄金黎明所豢养的深渊大群掀起了近乎噩梦那样的厮杀。

“啧,一个两个关键的时候就不靠谱……”

玛瑟斯忍不住摇头,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四枚古老的戒指,抬起,抛入空中,高亢的角笛在虚空中奏响。

遵照契约,数十道庞大的暗影从深渊中上浮,大

群之主们笔直地穿透了深空军团的封锁,应召而来!

而与此同时,彩虹桥的光芒也不断的从天而降,一个又一个庞大的身影从其中走出。

战争再度开始。

不,应该说……它从未曾停止。

此刻,越显狰狞。

而就在腐烂之梦里,槐诗目瞪口呆的凝视着这一切。

稍加思索,仔细分析,慎重考虑。

——自己刚刚是不是答应的太快了一点?

“我想下车还来得及么?”他抬头问。

庞大如要塞的钢铁机器人上方,控制着巨型焊枪的别西卜冷笑一声,直接将奥西里斯的出口焊死。

现在还想下车?

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