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展元接着说道:“但是大刘还有狙击手王晓义两个人还是看了出来,这个家伙,曾经在昨晚他们值班的时候也出现过,大刘记得挺清楚,那个人在昨晚手中提着一只公文包,穿着一件皮夹克,跟周围的一些下班的路人一起,经过过黄山招待所。”

说道这里,王展元停下了话头,理了理思路,才接着说道:“而今天呢,这个人出现时,大刘和狙击手王晓义同时发现了他,还是像刚刚卑职说的那样,他的行为做派跟周围的路人别无二致,但是时间上是一个多小时之前了,也就是十点三十多分,那个时候该上班的都已经上班了,只有一些没有什么事的闲人,才会出来逛逛街,溜达溜达,玩一玩什么的。正是这样,他走的也很是悠闲,根本不像是上班的样子。所以跟昨晚出现的那个上班人士,形成了一定的反差,也是因为如此,大刘和王晓义这一组观察点,立刻将这事汇报了给我。”

范克勤心中还是很高兴的,这种情况有时候确实没什么事情,但你要认为百分之百没什么事,那等出了事,也就晚了。他很高兴自己的一众手下,在自己特训的时候是真正用心了的。将这种看起来好像很平常的,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小情况,都观察到了。这一点绝对是值得鼓励的,哪怕最后发现,那个人真的就是个路人,也一样值得鼓励。

范克勤仔细想了想,道:“你依旧主要负责黑西装部队,保护克莱德亨特将军一行人的安问题,至于那个人……我会派人对付的。”

王展元点了点头,道:“队长,我在想,如果对方真是日谍分子的话,他这应该只是前期的踩点,动手的肯定不是他,要不然他出现在黄山招待所,本身就是一种不合理。刺客必然另有其人。所以现在来说……哦,起码最近小日本应该还不会动手。”

“但也不远了。”范克勤沉声道:“情报处现在掌握了一个情况,那就是有一个可疑人物,在前天,曾经出现在武汉,而且行为非常低调神秘。我们在得到克莱德要来的时候,就已经推断,小日本对于克莱德一行人,不会不采取措施的。所以情报处一直在钱副处长的领导下,在进行提前量式的调查,而这个出现的神秘人出现的时间,在综合今天黑西装部队发现的情况,时间上的巧合,就有点离奇了。”

“哦?”王展元自然还不知道武汉的事情,现在一听范克勤这么说,自然很是狐疑,道:“武汉?武汉的话,如果走水路,可是能够直达咱们重庆的,队长,卑职感觉您的判断,真的是很有可能就是小日本派来刺杀克莱德将军的。”

“嗯。”范克勤没有动,想了想,说道:“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都必须做最坏的情况处理。所以我跟副座研究后觉得,假设武汉的神秘人就是刺客,那么他在昨天应该已经开始动身前往咱们重庆了。快船的话……几天之内,普通的小火轮要慢点,但十天之内,他一定到。要不然再不敢肯定克莱德什么时候走之前,他一定会用最快速度过来的。所以再结合你这次的发现,刺杀前的前期侦查工作,这个可能性真的是非常大的。”

王展元,道:“队长,您打算怎么安排?用不用卑职这面配合您一下?”

范克勤道:“当然用了,不过你一切照旧,就像你刚刚说的,那个今天出现的小子是刺客的可能性真的很低。但你也不能大意啊,我看你用的声东击西的办法就很不错,让安局外勤总队的兄弟,再配合你多演出演出,迷惑一下敌人,你这里呢,照旧按照最高的警戒护卫等级保护克莱德就行了。我会让别人,布置一个陷阱,让小日本跳进来的。”

话说王展元现在是直接指挥黑西装部队的,可以说除了范克勤以外,他就是最高指挥官。是以保密原则是可以不需要用在他身上的。反而还要及时沟通,要不然有些事他不知道,反而可能对安不利。

说完之后,范克勤想了想,道:“我会让安局外勤总队的人,利用他今天的脱钩,产生的安心里,在黄山招待所外,重新布置专门用来对付他的监视点。然后顺藤摸瓜,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日本间谍,如果是的话,属于那个间谍小组,还有什么其他成员。要知道,一个被我们获悉的刺杀计划,可是比我们没有掌握的刺杀计划要安的多。所以你就像我刚才说的,将安等级保持在最高状态,不要做出其他动作了,以免惊到了对方。”

刘海散发披肩清纯美女夏末凉爽写真

王展元笑道:“队长高明,确实,咱们掌握了对方的刺杀计划,就等于对方这一次刺杀注定要失败。这事,卑职会按照您的要求,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也暂时不会让其他,黑西装部队的兄弟们知道,以免再露出什么马脚来。”

范克勤赞成道:“对,先别让兄弟们知道。”跟着看了看仓库另一边,克莱德等人的情况。发现对方还在核对账本,于是说道:“那行了,我先回去安排,等安排完了,咱们及时沟通。还是那句话,一定要注意克莱德亨特将军他们的安。”

“是!”王展元挺身说罢,送范克勤出了军需仓库,范克勤看了看左右,道:“今天够呛能清点完吧?”

王展元道:“是,这个地方的仓库有三个,东南面也有,西北城郊也有,卑职感觉以这帮美国佬的做派,最起码得用三四天才能完事。”

范克勤笑了笑,道:“行了,我走了,记住,咱们及时沟通。”说着打开车门,上了车子,启动后,开始往回走。

这一次他没有直接回情报处,而是去了安局,等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后,伸手抄起电话,给外勤总队拨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