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

靠。

靠。

顾凌擎故意的,他明明知道她在哪里,再干什么,还故意试探她。

偏偏,她入了圈套,所以懊恼。

她像是跳梁小丑,偏偏,他就是看她出丑的那个人。

她压根逃不了,只能跟着宋中校上了车子。

宋中校开车。

“顾凌擎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白雅不解的问道。

“现在的手机都有定位,长一句话的事情,你的定位几秒,就有人到长的手机上去。”宋中校解释的说道。

“你们什么时候到礼堂的?”白雅接着问道。

“刚来不久。”宋中校简单的说道,“但是你是故意不接长的电话的。”

大汗淋漓最美19岁女生

“这件事情能不汇报吗?就说我没有看到。”白雅商量道。

宋中校面无表情,“知情不报,按照长的原则,是大罪。”

“所以,你汇报了?”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收起手机的时候,已经实时汇报了。”宋中校没有隐瞒。

白雅用额头敲着椅背。

顾凌擎肯定很生气,生气的快要爆炸了吧。

她烦躁的看向窗外,吐了一口气,还是觉得烦躁。

宋中校看向白雅,沉声道“长工作很忙,我劝你别惹长生气。”

“已经惹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吗?”白雅问道。

宋中校沉默了下,“我跟着长三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女人中意。”

“他不是对我中意,是想要知道过去的事情。”白雅反驳道。

“他过去的事情,他为什么不能知道?”宋中校口气冷淡了几分。

白雅沉下了眼眸。

他过去的事情他是可以知道,但是,如果这些事情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呢。

感情空白了,就是空白了,即便不空白,留下来的都是痛楚。

她的小指断口处又隐隐的疼。

她没有再说话,让自己沉浸下来,冷清下来,陷入一望无际的凄凉之中。

一个小时后,白雅被送到了蓝天别院。

顾凌擎坐在沙上,心情很不好,紧绷着下巴,吸着香烟,浓重的烟雾迷幻了他那冷峻的脸,让人更加看不清楚他此时此刻的神色。

白雅走了进去,门在她身后关上,出砰的一声,像是打在了她的心上。

她朝着顾凌擎走过去,在他的对面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