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晔在云阳的劝说下,也逐渐的回避起柳明志私自调动安西都护府府兵的事情。

至于云冲三兄弟,更是老油子一个,轻微几下眼神交流便心照不宣的转移了话题。

云冲毕竟是柳明志的姑父,对柳大少的私人感情远超其余几人,读懂了自家老爷子的意思,云冲清了清嗓子。

“南宫帅,元帅,咱们还是先商议一下如何出城迎敌的事情吧,必须想个稳妥一些的法子才行,起码要坚持到援兵的到来。”

云阳朝着地图走去:“老夫说一下自己的意思,先说说咱们现在能联系上的队伍还有多少兵马?”

云冲走过去不假思索的开口说道:“多日前,飞鹰卫已经入驻云州帮助守城,如今在野外牵制突厥骑兵的只剩中路大元帅柳明志麾下的破虏,浮屠两卫了。”

“至于还能联系上多少,现在末将也不敢保证,突厥兵分几路对我后方腹地发起了佯攻之势,段不忍将军,周宝玉将军为了以防万一突厥人对我腹地百姓发起屠杀之举,已经带领麾下的兵马前去跟突厥人在野外展开斡旋了!”

云阳扫视着面前的地图,目光担忧的看着云冲:“战况如何了?现在能不能联系上他们,如果能够联系上他们,令他们迅速合兵回援颍州,等甘州,肃州兵马一到,咱们便借着地利之势,出城与突厥人大战一场。”

云冲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叠厚厚的纸条分别递到几人的手中。

“联系上周宝玉,段不忍两位将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云州后方腹地幅员辽阔,突厥人的攻势变化多端,加上兵多将广,根据斥候的汇报,两位兵马现在已经跟突厥打的是四分五裂,各自为战了。”

“现在破虏,浮屠还有突厥人具体在什么地方目前还不清楚,三百路斥候不间断的侦查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骑兵不时步卒,等咱们收到时候情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知道奔袭跋涉到了那一州府,那一县地之境!”

气质美女吊带香肩碎花裙漫步花海唯美写真图片

云阳眉头紧皱的望着手中的情报:“最后一次是大前天,段不忍部落在天水县周围与突厥人遭遇上了,两天了,他们去了何处还真不好说,东西南北皆有可能,这样的话斥候把马跑死也跟他们接洽不上啊。”

南宫晔将纸条还了回去:“金雕,鹰隼,飞鸽传书也联系不上吗?”

云冲叹息着点点头:“打的四分五裂,加上居无定所,咱们的金雕,鹰隼,飞鸽早已经对他们失去了辨识度,除了斥候,指望别的办法联系她们只怕不大可能。”

“他们两卫十万兵马,应对二十万突厥铁骑的围追堵截,情况只怕也不太理想。”

“虽说他们装备精良,加上带了一种新型的火器,可是突厥人在野战方面有着天生的优势,加上兵力是他们的一倍,现在伤亡了多少弟兄我们也不清楚。”

云阳沉吟了一会敲了敲桌子。

“再加派三百路精锐斥候,地毯式展开搜罗中路的两卫兵马。”

“鹰隼传书云州,甘州,抚州境内所有的州府主官,一旦发现两位的兵马即刻传书给咱们,如此一来咱们也不至于像瞎子一样漫无目的的找寻他们的位置。”

“咱们现在的兵力虽然不少,可是骑兵却不多了,想要出城与突厥人大战一场,少不了他们骑兵的左右侧援,无论如何都得联系上他们,让他们即刻回云州合兵。”

“告诉他们,不要再跟突厥纠缠下去,佯装攻击我腹地不过是突厥人的诱敌之计,千万不要在上当了!”

“得令!”

“云冲!”

“末将在!”

“坚壁清野的命令传递下去而来吗?为了以防万一,让百姓们收到足够的粮食之后便忍痛一下,将剩下的粮食部毁掉,坚决不能留给突厥人。”

“已经传令半个月了,具体情况如何尚不清楚,咱们被突厥人的攻势拖得太操劳了,根本无暇顾及腹地现在的局势。”

“再去以并肩王的王令下一道坚壁清野的号令,如今甘州,肃州弟兄前来驰援,咱们的压力就小多了,一定不能让突厥人在百姓身上占到便宜之后在反过来攻打咱们。”

“得令!”

云州宝川县,两批骑兵正在一前一后的展开一场交锋。

段不忍刚刚率领现在跟在自己身边的六千弟兄袭杀了一队兵力超过自己三倍,在宝川县野外暂做修整的的突厥部众。

一击得手之后的段不忍毫不恋战,马上带领着弟兄们撤退了回来,将游击战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时地回头望了一眼后方紧追不舍的突厥骑兵,段不忍哈哈大笑的对着身后的突厥人比了个侮辱的手势。

“孙子们,快跟爷爷来啊,爷爷这里有东西跟你们尝尝。”

听着大将军的话语,六千多浮屠军仿佛当身后的一万多追兵不存在一般,挥舞着兵刃像野狼一般大笑着嚎叫了起来,有些骑术,箭法绝佳的将士甚至故意放慢速度给身后的追兵来上一箭。

“冯安,有没有跟其余四路弟兄联系上?”

“回大将军,咱们的金雕早已经找不到咱们的位置了,不但其余四路弟兄联系不上,就连破虏军的弟兄也联系不上,散了,都打散了。”

“这都快二十天了,咱们给大帅传书信的金雕现在还没有回来,应该是早就找不到咱们的位置了。”

“继续袭扰吧,坚决不成让他们靠近百姓的地方,刚刚从突厥人手中抢来的粮草又足够咱们坚持七八天了。”

“他娘的,要说突厥人就是比咱们享受,老子羡慕的是直流口水啊,咱们啃干饼子,他们都是香喷喷的肉干。”

“真不知道啥时候咱们也能奢侈一把,顿顿用肉干充作军粮,还是跟大帅西征的时候日子好过,起码几天能吃一顿肉,现在别他娘的提了,吃顿干的都得梦里想啊。”

冯安乐呵呵的从怀里取出一块肉干塞进嘴里咀嚼了起来。

“好吃,真好吃,要不是兵力不足,非得将他们的粮草部抢过来不可。”

段不忍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你他娘的省着点吃,这可都是实打实的肉干,吃光了别想老子分给你,老子还打算用这些肉干坚持七天以上的时间跟突厥人斡旋呢!”

“卑职饭量小,吃一顿顶三天,到时候大将军你别抢我的卑职就万幸了。”

“报!启禀大将军,紧急军情!”

面对追兵毫无压力跟属下调笑的段不忍,见到从侧边迂回朝着这边合兵的斥候收起了嬉笑,脸色凝重了起来。

“讲!”

斥候迅速与段不忍齐驱并驾了起来。

“大将军,前方不足五里处的官道之上有十多万多百姓正在大包小包的朝着克州府赶去,看样子应该是往克州府躲避战乱。”

“具体是哪里的百姓现在尚且清楚!”

段不忍脸色惊变,下意识的朝着前方望去。

“坚壁清野的命令已经下了半个月了,怎么还有百姓在野外游荡?”

“卑职也不清楚,不过十有八九是因为抢收夏粮耽搁了时机。”

“他娘的,怎么会这样!”